>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孟子对孔子事迹的述评

2019-07-09 21:27作者:admin

孟子对孔子事迹的述评

  一生勤学好问,周游列国,教授生徒,出仕为官,历尽了坎坷。

去鲁,斥乎齐,逐乎宋、卫,困于陈、蔡之间的经历,累累若丧家之狗的境遇,都成为议论、评价的内容。

  传说孔子在卫国居住在卫灵公宠臣宦官痈疽家,在齐国居住在宦官瘠环家。 孟子断然认为这是好事者编造的故事,事情的真相是:于卫,主颜雠由。

弥子之妻与子路之妻,兄弟也。

弥子谓子路曰:孔子主我,卫卿可得也。

子路以告,孔子曰:有命。 孔子进以礼,退以义,得之不得曰:有命。 在齐国,孔子不悦于鲁卫,遭宋桓司马,将要而杀之,微服而过宋。

是时孔子当厄,主司城贞子,为陈侯周臣。 孟子之所以对这两件事具有敏感性,是因为宦官宠臣心理阴暗,地位卑下,如果孔子确实在痈疽与瘠环家居住过,表明孔子是一个小折不扣无义尢命之人。

为了维护孔子形象,正天下视听,孟子还从逻辑上论证了这个传说的不可信性,他说:吾闻观近臣,以其所为主;观远臣,以其所主。 若孔子主痈疽与侍人瘠环,何以为孔子  出仕为官是孔子及其弟子们的政治追求,孟子埘于孔子和他的弟子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的态度非常欣赏。 魏罔人周霄问古之君子仕乎孟子在明确回答仕之后说:孔子.二月无村,则皇皂如也。

出疆必载质。

孔子认为:士之失位也,犹诸侯之失国家也。 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 孔子与他的弟子参与政治不是为官而官,而是为了事道,在具体政治实践中要坚持可以仕而仕。

孔子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

于季桓子,见行可之仕也;于卫灵公,际可之仕也;于卫孝公,公养之仕也。   由此可见,孔子及其弟子积极参与政治,首要目的是为了实践他们的思想学说,而不是单纯的爵位利禄。 孔子曾先后担任过委吏、乘田、司寇等高低不同的官职,不论担任何种官职,他都能够在其位谋其政,认真负责,恪守职责。 孔子尝为委史矣,曰:会计当而已矣。

尝为乘田矣,曰:牛羊茁壮长而已矣。

孟子为了进一步说明孔子严谨的政治作风,还特意列举了燔肉小至。 不税冕而行和猎较两个事例。   关于燔肉之事,孟子说:孔子为鲁司寇,不用,从而祭,燔肉不至,不税冕而行。

不知者以为为肉也;其知者以为为无礼也。 乃孔子则欲以微罪行,不欲为苟去。 村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 孔子讲究仁,同时也注重礼,把礼作为仁的外在标准。

所以,孔子在处理燔肉之事的时候,宁肯被人误解为争要祭肉,也要按照礼法行事。   猎较是鲁国的传统习惯,赵岐注曰:猎较者,田猎相较夺禽兽,得之以祭,时俗所尚,以为吉祥。

万章对孔子参与猎较提出了质疑:孔子之仕于鲁也,鲁人猎较,孔子亦猎较。

猎较犹可,而况受其赐乎孟子辩解说:孔子出仕为官是为了事道也,如果要改变猎较习俗,应该着力于先簿正祭器,不以四方之食供簿正,采取规范祭祀的器物和祭品等措施,从制度上断绝猎较的根源,而不是直接反对猎较。

孟子通过猎较一事,不仅肯定了孔子严谨的政治作风,而且还看到了孔子在政治上的远见。   孔子作风严谨,可又不是一个迂腐教条之人,孟子认为孔子回拜阳货一事充分表现了孔子的灵活性。

季氏的家臣阳货挟季氏控制鲁国政权,属于礼乐征伐自大夫出的无道政治。 阳货希望孔子来拜见他,又知道孔子不可能来拜见他,所以就利用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的习俗诱使孔子来拜见。

孟子议论这件事说:阳货瞰孔子之亡也,而馈孔子蒸豚,孔子亦瞰其亡也而往拜之。 当是时,阳货先,岂得不见曾子曰:胁肩谄笑,病于夏畦。 子路曰:未同而言,观其色,赧赧然,非由之所知也。 由是观之,则君子之所养,可知已矣。 孔子恪守礼法,但不缺乏必要变通,他趁阳货不在家的时候去回拜了阳货,这样做既坚持原则,不失礼节,又灵活巧妙。 所以,孟子称赞孔子是一个懂得君子之所养的人。   孔子积极参与政治,主张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并深深地眷恋着鲁国,孔子之去鲁,曰:迟迟吾行也,去父母国之道也,但是最终也没有在政治方面成就一番大的事业。

这对孟子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为此,孟子对孔子的政治失意的原因进行了深入分析。

孔子被困于陈蔡之问,是孔子一生中重大政治挫折之一,孟子分析其原因是无上下之交也。

赵岐注曰:孔子之所以厄于陈蔡之问者,其国君臣皆恶。 上下无所交接,故厄也。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