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32章 你不说,以后我就天天来

2019-05-15 18:56作者:admin

    姜小虎明显不愿意离陈歌太近,可是他手脚被绳索捆住,只能眼看着陈歌坐在自己旁边。

  “你看起来很紧张,是不是因为这屋里人太多了?”陈歌十分关切的看着姜小虎:“放轻松,我们都是来帮你的。 ”  说完他又望向裴医生:“能不能让我和他单独呆一会?这孩子似乎不太习惯这么多人围着他。 ”  裴医生面露难色,说实话,他并不觉得姜小虎表现出的异常是因为人多的原因:“不太好吧,姜小虎有过伤人记录,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担心……”  “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陈歌放下背包,沉甸甸的背包里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这孩子只是缺乏一个沟通的机会,他内心或许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柔软一面。

”  护工和护士都看向裴医生,之前他们配合警察调查姜小虎的时候,人家警察也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

  裴医生想要拒绝,但又考虑到陈歌是李政介绍过来的,他们负责的案件涉及到好几条人命。

  思虑再三,裴医生点了点头:“我们就在门外,如果这孩子突然犯病,对你做出攻击性行为,你只需要大声呼救我们就会冲进来。

”  “好的,多谢几位了。

”  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先后离开病房,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出去,姜小虎更加害怕了,他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像受伤的野兽遇到了危险一样。   病房门关上,确定医生们看不到屋内场景的时候,陈歌将复读机从背包当中取出,按下了开关。

  沙沙的电流声在病房里响起,那声音好像会自己钻入大脑当中,刺激每一根神经。

  “来点舒缓的音乐,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陈歌一直注视着姜小虎,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十几秒后他突然开口:“你应该见过鬼吧?”  瞳孔震颤,姜小虎眼睛睁大,他更加想要远离陈歌。   “反应那么大,难道被我猜中了?让我想想,你是不是亲眼见过她的尸体,而几天之后她又活了过来?在其他地方出现?”  先不说姜小虎是不是真的精神病,光听陈歌问的问题,如果裴医生在场,肯定会认为陈歌也不怎么正常。   绑在床腿上的绳索被拉直,姜小虎反应更加剧烈了。   “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我希望你明白一件是事情,一家四口只有你活了下来,不是因为你运气好,仅仅只是因为她特意放过了你。 ”  陈歌在玩那款游戏时心里就有一个疑惑,小布是怎么知道自己同学家有一间密室的?  一开始陈歌觉得是她妈妈留下的信息,但是她妈妈做的并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应该不会把这些告诉年幼的女儿。   游戏里有一个细节,小布在妈妈的睡衣里找到了钥匙,但是仔细想想,一个被囚禁的人,衣服口袋里怎么可能会有出口的钥匙?  在看到姜小虎后,陈歌有了一个猜测,会不会是这孩子将钥匙偷了出来,交给了小布的妈妈?  而小布之所以会进入密室,可能也是姜小虎告诉的她,毕竟他们是同学。   “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我只是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 ”复读机里电流声慢慢变大,病房内的灯闪了一下,光线扭曲,似乎变暗了许多。

  陈歌身侧隐约有一道血红色身影浮现,姜小虎真的被吓坏了,他再也控制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你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你是不是回想起了什么东西?”陈歌唤出许音并非是为了故意吓唬姜小虎,只是想要许音去检查一下姜小虎的身体,看看他体内有没有隐藏什么脏东西。

  姜小虎表情惊恐,他就好像是做梦说胡话一般,指着陈歌叫喊。   “是因为太久没有和人交流,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还是许音把这孩子吓住了?”  关上了复读机,许音没从这孩子身上看到鬼怪的身影,他只是个普通的孩子。   电流声在屋内消失,陈歌握住了姜小虎紧紧拽着绳子的手:“我是在帮你,也是在帮她,我知道你心里有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 说出来吧,你就把我当做一个再也不会出现的过客,我可以保证不把我们之间的谈话告诉第三个人。

”  几分钟后,姜小虎慢慢平静了下来,他一头的冷汗,胸口起伏,喘着粗气。   陈歌刚才直接把红衣唤了出来,别说姜小虎,就是换一个成年人也扛不住。

  “你如果不说,以后我可能会天天过来看你,直到你告诉我真相为止。 ”陈歌将复读机放在床头,十分认真的说道。

  姜小虎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开口说话了:“你想要问什么?”  “就先从你父亲开始说吧,他为什么会去囚禁活人?他负责的明阳小区又为什么会一直出事?”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姜龙曾说过,明阳小区开发项目是一个骗局,是有人逼着他去做的,那四座楼不是给人住的,是专门为鬼修的。

”  声音断断续续,陈歌费了好大劲才弄明白姜小虎的意思:“谁会去逼他做这样的事情?”  “很早的时候姜龙曾说过,他总感觉有东西一直在背后盯着他,看了好多心理医生,都认为是他工作压力太大导致。 但后来他病情越来越严重,开始胡言乱语,说自己亲眼看见自己的影子活了过来,他甚至觉得自己影子拥有思想,能和自己沟通。

”  “那你父亲的病情后来又是怎么得到控制的?”  “我也不清楚,某天早上起床后,姜龙看起来突然变得精神了,也就是从那天起,他给我的感觉与之前完全不同,多了很多奇怪的习惯……”姜小虎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我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不再叫他父亲的,因为我总觉得,他的身体里住进了另外一个人,我怀疑他被自己的影子取代了。

”  “被自己的影子取代?”陈歌想到了东郊自来水厂的那道影子,这怪物四处布局,在暗中操控人心,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棘手。   “至于他囚禁活人,那纯粹是他自己的事情,和我的家人没有一点关系。

”姜小虎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姜龙出事的前几年,好像一直都在做类似的事情,他故意把人带到荔湾镇,然后在心理和肉体上折磨对方,让人陷入绝望,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可能这是他自己的特殊爱好吧?”  小时候的经历让将姜小虎有些早熟,他说完后,偷偷看了陈歌一眼,接着又沉默了起来。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