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1557,破碎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2019-07-09 20:10作者:admin

1557,破碎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自己喝酒喝急了一阵咳嗽,旁边王学长那溢于言表的关心,张莉看在眼里,暖在心上。 接下来的时间,尽管她不太想喝酒,为了助兴,陪王勃喝,张莉也时不时的端起酒杯,抿上一口,甚至在喝完之后,还主动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王勃见张莉主动喝酒,心头也是高兴,多少有些得意。 对方刚才的样子,明显就是一副不常喝酒的样子,现在主动破例,不管是尊重他也好还是讨好他也罢,都让他心情舒畅。

心情一爽,王勃便又喊了两瓶啤酒进来。

两人继续吃喝,边吃边聊,王勃继续时不时给旁边的张莉烫菜吃,张莉也时不时的回敬。 两人的目光偶尔在半空中相触,王勃大方自然,并不躲闪,脸上带着他一惯的爽朗笑意;张莉,则从一开始的目光躲闪,完全不敢跟他对视,到后来,慢慢的可以跟他对视一段时间了。 跟旁边的这位学长四目相遇中,对方怎么想她不清楚,但是自己心头,却时不时的涌起一次次“小鹿乱撞”的欢跃,每当这时,她便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上一口,让嘴里不太好喝,犹如潲水味的液体打断心头纷乱的思绪。

推杯换盏,酒酣耳热之际,王勃见气氛越来越好,旁边的张莉对他越来越没有戒心,他微微咳嗽一声,便准备问出一个在心头徘徊了两辈子,让上辈子的那个他“死不瞑目”的一个疑问。 当然,问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之前,需要做一些铺垫。 “对了,张莉,暑假放假前我通常都会跟身边的同学,朋友们一起吃个散伙饭,到时候你也来吧。

”“学长,那样……合适么?”张莉脸上一喜,但清澈的眸子随即又流出一丝忧色。

“没啥不合适的。

到时候我介绍几个师兄师姐给你认识。 你要多认识点人,别光一个人闷头学习,学也学不到多大的名堂。

现在我们学的这些东西,严重落后于时代,一出校门很多就要淘汰了。

所以,有时候,与其增加陈旧的知识,不如改变固有的观念。

”王勃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经过跟张莉的交流,了解了对方一直想专升本的心思,他便多少有些明白了上一世的张莉,为什么几年来大多数时间都是独来独往的原因:一来对方因为不能住校,只能在外面租房走读,没那么多机会认识其他的人;二来,也是因为张莉一心想专升本,把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学习用功上了,不像其他一些没什么追求,只想混个专科文凭的专科生。 这就是为什么上辈子的他在校内遇见张莉,不论吃饭还是自习,对方老是一个人的原因。

“嗯,那到时候,我……我就过来吧。

谢谢……学长。

”张莉想了想,轻轻的点头,向王勃道谢。

“行,届时我给你打电话。 对了,到时候你把你男朋友也带过来吧。 呵呵,我也认识认识。

”王勃终于“图穷匕见”。 张莉心脏猛地一震,她根本不想提这个话题。

前面跟王勃的聊天中,她也按耐住心头想打听对方女朋友的冲动,就是为了避免这个。

现在,见王勃还是主动问了,张莉一阵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她和叶青峰感情良好,未来一片光明,她并不介意实话实说。

然而,她现在都准备和叶青峰分手了,这让她怎么回答?说有,没过多久就分手了,那王勃会怎么看她?会不会以为她对他有什么想法,然后才跟前男友火速分手?说没有,那显然就成了欺骗,如果对方以后知道她连这么一个“小事”都要说谎的话,以后还敢怎么相信她?王勃见张莉面色犹疑,以为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呵呵,没事儿,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他呵呵一笑,对方的犹疑其实某种程度上已经告诉了他答案,如果没有男友,怕是一下子就脱口而出了,不至于犹豫半天。 有男朋友,同时还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姑娘,王勃顿时觉得上辈子他“死得不冤”;相反,从对方不给他颜面上看,他还开始佩服起对方来。

因为稍微聪明一点,心头想法多一点的女生,面对痴情的追求者,交往的时候出于利益,虚荣心上的考虑,都会留有余地,不会像张莉那么“绝情”。 但反过来,张莉对他这个“插足者”的绝情,又何尝不是对“现任者”的忠贞?忠贞的女孩总是让人敬佩,因为越到后来,社会越开放,忠贞的女孩变会越来越少,最后变得像大熊猫一样的稀有自忖有点姿色的女人,哪个不是左右逢源,备胎无数?忠贞,专一,值几个钱?张莉神思念转,犹豫了半天,最后终于决定不欺骗身边这位她很有好感,甚至可以说重新让她泛起了类似于中学时暗恋学校某位帅哥校草冲动的名人学长。 “学长,我……我和我男朋友现在的关系,不太好。

”想了半天的张莉低着头,扭扭妮妮的说。 不太好?王勃一愣,随即一阵暗喜,但脸上却做出一副关切的样子:“咋了?闹矛盾,还是吵架了?”一边是关切的话语,关心的眼神,然后另一边是对方母亲的破口大骂,恶语中伤,以及男友的没有原则的软弱,这段时间自己受到的委屈,压力,在王勃的一句关切的话语后,再也抑制不住的狂涌而出。

张莉漂亮的眼睛一下子红了,眼眶也开始湿润起来,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王勃一看女孩红了眼,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他的关切立刻变成了“心痛”。 王勃挪了挪屁鼓下的椅子,跟旁边张莉的靠在一起,随后一手捉住张莉柔嫰的小手,另一手搭在对方的圆润、小巧的肩上,力度适中的捏了捏,弯腰,偏着脑袋注视着张莉还带着酒晕的秀气脸蛋,柔声道:“张莉,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王学长不一定能帮你解决问题,但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听众。 ”王勃温柔的话语犹如一根羽毛,轻轻的拂过张莉的心间。

羽毛虽轻,但力量却无可匹敌,坚冰一样的心房外壳一下子破碎。

“学长……”张莉将头靠在王勃的肩膀上,一声轻唤,默默的垂起泪来。

十分感谢“kevinzkr”老k10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永夜狗”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书友150528222555191,鹰刀之破碎虚空,莫耶”3位兄弟姐妹的倾情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