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17章 死亡陷阱(上)

2019-05-15 13:47作者:admin

    “孤儿院里有人要杀你?你当时只是一个孩子,对方为什么要杀你?理由呢?”楚门眨了下眼睛,他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

  叶冰坐在床铺上,露出颇为怀念的神情,抚摸着床上的被褥:“我们之前去过院长办公室,你也看到了,天堂口曾发生过两起恶性案件,警方至今没有抓住凶手,这案子一直到现在都还是悬案。 ”  “你什么意思?”楚门已经预料到了叶冰接下来说的话:“难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没错,我看到了他的杀人过程,这也是我必须要逃离天堂口的原因,如果我不走,下一个死的一定会是我。

”叶冰说的很肯定,似乎她说的就是事实。   楚门陷入沉思,门外的我心中却掀起狂澜,叶冰说的话和我在驼背男孩梦中看到的完全不同。   “谁在撒谎”如果我没有经历驼背男孩的梦境,那么我肯定不会对叶冰说的话产生怀疑,可就在刚才我作为旁观者目睹了一切,也清楚叶冰和驼背男孩之间的关系:“叶冰为什么会这么说?她和驼背男孩不是朋友吗?”  我戴着面具站在门外,继续偷听。

  “孤儿院建在偏僻的郊区,与世隔绝,只有站在最高的地方才能看到城市,这里名为天堂,实际上更像是一座囚牢。

”叶冰眼神变得迷离,似乎在回想过去:“有的人千方百计想进来得到庇护,还有的人则渴望逃离这里,甚至想要彻底摧毁这个地方。

”  看似无关的话语,却成功引起了我和楚门的注意。   叶冰抬起头,目光飘远,好像在追忆:“杀死同学和老师的凶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心中孤儿院不是天堂,而是地狱,他在这里忍受常人想象不到的欺凌和侮.辱,最终他选择用一种过激的手段来反抗。 ”  “能杀死老师,从身体素质上讲,凶手应该也是成年人才对,你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楚门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叶冰初到孤儿院,拢共接触的老师就那么几个,警方不可能查不到凶手的。   “不是成年人,凶手是一个小孩,叫做陈九歌,跟我一样大。

”叶冰收回目光,看向楚门:“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很难理解,可事实就是这样。

那个孩子很奇怪,他没有朋友,被所有人讨厌,估计还患有心理疾病,有人曾看到他摔死了院长养的小鸟,还有人曾目睹他在后院肢解老鼠、青蛙,他很不合群,不喜欢和人交流,总是抱着一个巨大的发臭的毛绒玩具……”  一个个难听的字眼从叶冰口中说出,屋内的楚门在认真倾听,屋外的我却很难再保持平静。

  “这就是叶冰心目中驼背男孩的形象?不可能啊?叶冰没道理忘记童年发生的那些事,在她被胡老师带走时,是驼背男孩挺身而出救的她,按照叶冰的性格,这份恩情她应该不会忘记。

”人是会变的,可叶冰的性格也变化太大了一点,我皱起眉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这是我认识的叶冰吗?”  屋内的交谈还在继续,我却没有听下去,事出反常必有妖,叶冰所说和我在驼背男孩梦中所遇,必定只有一个才是真的。   “该相信谁?”  驼背男孩将我拉入他的梦境,提前让我经历一切肯定是有原因的,绝不简简单单只是为了让我相信他,他应该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对我进行委婉的提示。

  “小男孩简短的一生就是个悲剧,但是我从他身上却感受到了一种比希望更火热,比绝望更深切的东西,这种单纯到极致的感觉或许就是他对叶冰的爱。 ”我暂时只能想到爱这个词,先不说这种爱的成因,是否畸形,单就驼背男孩为叶冰做出的那些事情就能看出,他非常珍惜叶冰这个朋友,面对胡老师、副院长,甚至其他所有人,他都毫不犹豫的和叶冰站在一起,默默付出。   其实有时候我甚至觉得,驼背男孩本身就像是叶冰的毛绒熊,没有自己的情感,只为了陪在那个女孩的身边。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叶冰产生杀意?”我心中有了决断,看向屋内那个叶冰的目光也变得不再友好。

  “叶冰的梦境中估计隐藏着巨大的危机,正因为这个危机的存在让驼背男孩不敢轻易现身,而中层梦境里最大的危机无非就是梦魇罢了。

”我从未见过梦魇,不过这并不影响我的猜测:“楚门进入叶冰梦境使用的方法和我不同,他既没有桐槡符,也没有我身上那一大堆道具,然而他已经在叶冰梦中说了不止一句话,外来者对梦境产生的波动很有可能会吸引梦魇过来。 ”  想到这里,我看向小屋内部,假如这个梦境当中真的存在梦魇,那么梦魇此时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在楚门周围!  扫了一眼屋内的叶冰,我脊背发冷,要是之前自己没有被驼背男孩拉入梦境,恐怕现在我绝不会对“叶冰”的身份产生怀疑,我会无条件信任“叶冰”所说的一切,然后在她的指挥下,一步步走向深渊。   “万幸!”  我没有急着站出来,屋子里“叶冰”和楚门的交谈已经进入尾声,在“叶冰”刻意引导下,两人推测出了一个脱离梦境的方法——找到真凶,并且在梦中杀死它,这样或许可以解开“叶冰”多年的心结,从而逃出梦境。

  两人商量完后,楚门在“叶冰”的带领下离开康复区,在孤儿院中寻找起驼背男孩曾留下的蛛丝马迹。

  “她在打什么主意?”我很清楚驼背男孩不可能留下凶杀线索,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凶手,杀死那些人的是毛绒熊,是另外一个邪恶的灵魂。

  离开康复区,梦境的天空似乎变得更加昏暗,天地间仿佛升起了蒙蒙的雾气,能见度只有十几米远。

  楚门和“叶冰”推开铁门走向住宿楼,在路上,叶冰向楚门讲述了当年孤儿院里发生的第一起凶杀案——厕所藏尸案。

  “叶冰”所讲的版本跟我看到的完全不同,她甚至不知道死亡孩童的名字,只知道案发地点,以及死者身份是陈九歌室友。   楚门直到现在还没有对叶冰产生怀疑,两人来到住宿区二楼厕所,这地方因为死过人的缘故已经被封停,禁止使用,门上装了锁。   “就是这里,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  “看肯定要看,不过破案解谜我不是太擅长,要是那个人也在就好了。

”楚门念叨了两句,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个人应该说的就是我,他看过我直播,知道我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哪个人?进入叶冰梦境的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我怎么没发现?”“叶冰”语气很正常,但是楚门听到后却停下脚步,他扭头看了“叶冰”一眼。

  “我脸上有东西?你看我做什么?”  “没有,只是有些奇怪。

”楚门双手插在衣兜里:“你刚才说‘进入叶冰梦境的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可叶冰不就是你吗?正常人的句式应该是‘进入我梦境的人’,而不会在这里用叶冰做主语。 ”  “老实说在遇到你之前我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在梦境中,你把这里命名为叶冰的梦境,所以我就顺口说出来了。 ”叶冰的解释有些牵强,“我一直在全力配合你,你问什么我回答什么,你突然出现找到我,我还没怀疑你,这可倒好,你先怀疑上我了。

”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