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24章 飘飞的“念头”

2019-05-15 16:31作者:admin

    推开窗户,头顶是黑白两色的天空,极目远眺,高高矮矮的建筑涌入眼中。   可能是因为站的还不够高的缘故,从这里根本看不到城市的边缘。

  “所有的路都好像互相连通着……”楚门脸色很难看,他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这里像个迷宫一样,很难找到出去的路。

  一次性就发现通往外面的路肯定是不现实的,我强行记下这周围百米的道路和每一栋建筑,然后拍了拍楚门的肩膀,“准备离开吧,再往西走有一栋十几层的高楼,爬上去应该能看到这座城市的全貌了。

”  站得高看的自然远,我和楚门掌握的信息太少,毛绒熊又一直不说话,我俩只能用这样的笨办法去寻找出去的路。   “小心点,别被那个镜子照到。

”  “要不过去看看,平白无故多出一个镜子,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走投无路了再回来也行。

”我进行过那么多次直播,对于危险有种超乎常人的直觉,“能不碰最好不要碰。

”  我们不靠近镜子,不代表镜子不会照到我们,它单独摆放在屋子正中间,镜面对着入口,总是让人不经意的就会看向它。

  “应该只是普通的镜子。

”楚门嘀咕了一句,目光落在镜面上,镜面似乎忠实的映照着这个虚幻的世界:“走吧,去你说的那栋大楼。

”  楚门走在前面,我在离开五层的时候,也下意识回头看了一下那面镜子。

  判眼扫过,我突然停下脚步:“稍等!”  “怎么了?”楚门见我扭头盯着镜子,死死拽着我:“主播你可别去作死啊!”  “你有没有发现很奇怪的一点。 ”我对着镜子摆了下手,里面的人物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乍一看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看的久了就能发现,镜子里的人是有影子的!  我指了指自己身后:“进入梦境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自己带有影子,可是镜子里照出的我们却带有影子,这是不是说明,镜子另一边就是现实?”  “你这个解释太牵强了,镜子另一边是虚幻才对。

”  “那你怎么解释影子的存在?”  我反问楚门,他也说不出原因:“要不,过去看看?”  这面摆在屋子正中间的镜子确实诡异,我和楚门都觉得它有问题,心中好奇,不过我又想到了入梦之前樱子的提醒:“算了,暂时不要靠近镜子。 ”  不在楼内停留,我和楚门穿过那几个满是人形阴影的楼层,跑出这栋造型奇异的建筑。   一离开建筑,就莫名的轻松了许多,我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接下来我和楚门又进入了其他几栋房屋查看,但是并未找到什么特殊的地方,也不是每一栋楼房内部都放置有镜子。

  “主播接下来怎么般?要回最开始进去的那栋有镜子的楼吗?”楚门漫步在梦境的街道上,不时伸手探查那些刻印在城市街道上的记忆碎片,他是彻底想开了,对他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永远被困在深层梦境,而这本身就是他追求的方向。   “不急,我们先去找之前看到的那座十几层的高楼。 ”比对记忆中的路线,饶了许久才走到那栋高楼门口。   “这地方有些特别啊!”楚门仰头望着大楼,喃喃出声。   事实上就算他不说,我也能看出来。

  这栋大楼跟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错综复杂的道路也在这里交汇,更奇怪的是靠近此楼三十米内都看不到一个人形阴影。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这栋大楼极为特殊。

  “我总觉得这栋楼不是什么好地方。 ”  大楼很高,不像是现实中那种办公用的商务大厦,更像是一座监狱,外墙成浅黑色,窗户很小,全部安装了防盗网,更高的地方还缠绕着一条条铁丝。

楼道入口相对来说也很窄,只能让两人并排进入。   楚门活动了一下脖子,拍着我的肩膀:“主播,别东张西望了,我这次可算是舍命陪君子,你说咱们进不进去?”  “都来到这里了,自然要进去看看。

”我一路上左右乱看,并非害怕,只是在寻找一个很关键的东西。   在叶冰和夏晴之的电话里都提到过一个很特殊的东西——电话亭,我不知道这诡异的城市中有多少电话亭,只是单纯的想要见识一下,她们为什么能通过深层梦境的电话亭,拨通阴间秀场的手机!  根据现在已知的情报,秀场电话只有死人和被关在深层梦境的人才能打通,这两者之间又会不会存在什么联系呢?  想了很多,但是真正算起来,也就是两三秒的时间。   我收回思绪,朝楚门点了点头,背着毛绒熊走进这栋好像监狱般的大楼。   “但愿能在这里有所发现。 ”  大楼内的空间比我之前预料的大了很多,每一层都由大大小小的隔间组成,所有隔间的门都是关上的,不过没有上锁,可以随便打开。

  与我和楚门第一次进入的那栋建筑不同,这栋大楼的每一个隔间里都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像是还有人居住一样。

  房门没有上锁,每扇门后面的场景布置也都不相同。

  有的门推开后是一片散发臭味的室内游泳池,有的门后则是废弃的教室,还有的则是医院手术室。

  千奇百怪,不打开门,永远都不知道它后面会是什么。

  “每一个隔间布置的都不相同,这栋大楼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我进入深层梦境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大楼是我见过的唯一一座完全没有人形阴影存在的地方:“连破碎的记忆都不愿意附着在这里,莫非此地是用来囚禁什么东西的?”  大楼外形酷似监狱,窗户上全都安装了防盗网,但是楼内不仅所有门都未上锁,进入大楼的通道也是开着的,无人看守。   “主播!快来!”  在我思索时,楚门有了新的发现,他原本只是随手推开一扇门,可等看到门内的场景后,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普通的木门背后是一间普通的卧房,床铺、桌椅、书柜,家具摆放的整整齐齐,这地方似乎有人打扫过,看起来一尘不染。   然而就在这再正常不过的卧房当中,却存放着一个绝对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褶皱的被褥上,平放着一颗人头。

  那是一个男人的头颅,他双眼紧闭,好像睡着了一样。

  “怎么没有血?塑胶道具?不可能啊!这也太逼真了吧。 ”我能够理解楚门的震惊,站在门外运用判眼观察,这颗人头脖颈以下并不是身体,而是一根仿佛尾巴般的细线。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起来好像是人头气球?”我压下心中的不适,准备进屋查看,但是却被楚门拦住,他轻轻把门关上,将我拉到角落才敢大声说话。   “主播,这东西我曾经在实验室志愿者的中层梦境里见过。

”  “你见过?!”我有些惊讶:“这人头气球到底是什么东西?算是梦魇的变种?”  “它不是梦魇,只是人类自身思考的产物。

”楚门双手插在白大褂里:“你有没有听说过念头这个词?”  “念头?”  “人类在受到某些事物刺激时,会思考,思维碰撞就会产生念头。 比如说在我目睹自己妻子出轨时,我心中不受控制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楚门语气呆板,解释的倒十分清楚:“你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头,应该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念头。 ”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