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21章 答案在深层梦境

2019-05-15 16:02作者:admin

    我喊出了福昕的名字,也猜出了梦魇身份,此时态度坚决,十分强势的站在高个男孩面前。

  “游戏规则是你定下的,我赢了,你是准备遵守规则,还是准备现在就跟我鱼死网破。 ”我拿着手机,摄像头拍下了高个男孩的精彩表情,他应该是所有梦魇里最倒霉的一个,在自己的主场,硬是被我一个外来者逼得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多次入梦,我也明白了关于梦境的一些规则,浅层梦境和中层梦境,不管对谁来说都存在很大的制约,因为这里说到底也只是依照梦境主人记忆虚构出的世界,并非真实存在。   如果不遵守此地规则,或者严重破坏梦境本身,那么就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   第一,梦境主人醒来,梦境破碎,所有活在梦中的意念和记忆全部湮灭,梦境主人就算清醒也会失忆或者变成白痴。   第二,梦境主人现实中的身体死亡,所有在梦境中的意念和记忆将被拉扯到深层梦境当中,而深层梦境则是一个没有任何规则和限制的地方,在那里不管是梦魇还是其他东西,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戮、掠夺。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高个男孩既然这么说,隐隐就有了退让的意思。

  “我只是在向你陈述事实,我赢了,用你制定的规则赢了你。 ”我不认为高个男孩会跟我撕破脸皮,到时候大家一起坠入深层梦境,那地方很可能不止一个梦魇,太混乱,太危险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场梦境当中?”伪装成福昕的梦魇脸上表情不断变换,他最终选择退让:“所有外来者只要进入梦境,都会引起我注意,只要开口说话或者改变梦境中的场景,我都能根据梦中遗落的蛛丝马迹找到他,可你为什么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我?直到出现在我身后时,才被我发现,难道你也是梦魇?”  “不要废话,告诉我你的选择。 ”大雾变得更加浓郁,我心中渐渐产生了不妙的预感。

  “威胁我?笑话,你居然在梦境里威胁梦魇?”男孩嘴巴裂开,笑的夸张,可是我和楚门都能感觉到他的怒火:“我看你能在这梦境中撑多久?”  他的身体慢慢化为雾气:“想要我的提示,也好,我就明确的告诉你,这梦境真正的主人已经迷失在了深层梦境当中。

不过,你们不要着急,用不了多久,我也会将你们送进去陪她!”  话音一落,梦魇凭空消失在大雾之中。

  “这个家伙很棘手啊。 ”楚门站在远处,不敢靠近,高个男孩消失了,剩下的几个孩童却还在。   他们呆立在操场上,很快身体被雾气吞没,就算离的很近,也只能看到一道道模糊的影子。

  “赶紧离开这里,梦境发生了变化,要在梦魇下一次出手之前,找到出去的路!”我运用判眼找准方向,拽着楚门朝教学楼跑去,叶冰梦中有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地方,那就是教学楼楼顶,那里是驼背男孩和叶冰的约定之地。

  “喂,你要去哪?”楚门紧跟着我,“刚才梦魇所说你觉得是不是真的?叶冰真的进入深层梦境了?”  “梦魇说的话谁能分辨清楚,他只不过是在干扰我们罢了。 ”我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对于能在中层梦境找到叶冰已经不报太大的希望,此时此刻首要任务是赶紧逃出去,什么阴间秀场直播还有救人都是次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总结经验,下一次进来,做好对付梦魇的准备。

”来到教学楼顶,这里的环境和我在驼背男孩梦中看到的差不多。   爬上杂物间,一个破破烂烂的毛绒玩偶正坐在房顶中央。   “陈九歌,梦魇已经发现我们了,你如果真的想要救叶冰那就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对着毛绒熊大吼,这场景让楚门惊讶,不过很快让他更惊讶的事情出现了。

  浑身裂痕破烂发霉的毛绒熊竟然自己动了起来,它慢慢站起身体,就好像当初的陈九歌一样,立在大楼边沿,看着远处的城市,  那一片模糊的建筑存在于梦境边缘,也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景象。

  “说话啊!”大雾封锁孤儿院,远方的场景渐渐模糊,雾气之中隐隐约约有越来越多的身影从记忆深处走出。   我眼睛眯起,现在就算使用判眼,也很难看清楚那些人的长相,但是从他们的身高体型来看,很可能是孤儿院中的孩子们。

  “数量这么多?”一道道身影,接连出现,他们现在都变成了梦魇手中的棋子,朝着教学楼这边跑来:“刚才我赢了梦魇,这个家伙现在要拿出真本事了。 ”  驱动整个梦境中的所有人来对付我,就算我拥有道术和鬼术也只有逃的份。

  “陈九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之前你将我引入自己梦中,帮助我识破梦魇的真面目,现在却又眼睁睁的看着我落入死地?你不想去救叶冰了吗?”我心中很是不安,不清楚驼背男孩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

  很快,我的疑惑有了回答,毛绒熊背后的拉锁慢慢拉开,一行行血字出现。   “我知道离开梦境的方法,但是你必须要跟着我救出叶冰,我才能告诉你离开的方法!”血字看起来狰狞中透着一股坚决,不得不说毛绒熊找的这个时间点真好,梦魇驱动整个梦境的力量来灭杀我和楚门,我们不跟他合作,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个时候只能答应他,所幸他的要求也并不过分。

  “我进入梦境就是为了寻找叶冰,咱们目标一致,你还害怕我临阵脱逃吗?”大雾中的身影越来越多,我语气急促。

  “你确定?如果我告诉你叶冰真的被囚禁在了深层梦境,你还会愿意跟我一起去吗?”地上的血字有些刺眼:“我知道你身上隐藏有大秘密,就算被梦魇攻击也不一定会被杀死,所以逃脱梦境的方法,只有等进入深层梦境找到叶冰以后我才会告诉你!”  毛绒熊并不信任我,他内心深处还对我有一丝敌意,他在乎的只是叶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仍旧是叶冰。

  “深层梦境?”我声音有些苦涩,深层梦境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从未听说过有人能活着回来。   “你还有时间,在那些由负面记忆构成的家伙撕碎你和你同伴之前,做出决定吧。

”  “我有的选吗?”苦笑一声,不为自己,就算是为了楚门我也只能答应下来,跟随毛绒熊进入深层梦境不一定会死,还可以获得逃离梦境的方法;而留在这里,既找不到逃出去的路,还有可能沦为梦魇手中的玩具,生生世世无法解脱。

  “我答应你,希望你到时候不要食言。 ”毛绒熊应该早就知道叶冰被带入了深层梦境,它一直不告诉我就是为了等我身处绝境,别无选择时再出现。   “那就照我说的去做吧。

”拉锁拉上,血字消退,毛绒熊像一只树懒般爬到后背上,双手环住我的脖颈:“带着你的朋友朝梦境边缘跑,那里有一片城市,等你进入城市后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

”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叫上楚门,匆匆下楼,在毛绒熊的指挥下冲进大雾当中。   笼罩一切的雾气里,无数双眼睛看向我和楚门,一个尖锐的声音回荡在天堂口上空:“你们跑不掉的!”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