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 疼 》---不是爱情背叛了你,是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修改版)

2019-06-10 14:27作者:admin

《 疼 》---不是爱情背叛了你,是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修改版)

  洗澡的女人们相继回了家,陈远瑞和艾倾来到青龙潭,艾倾坐在青龙石上,说:“见到你妈我有点害怕,她身上透着一种庄严和高贵,你妈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陈远瑞说:“我妈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我外公是国民党的一个师长,我妈上过女中,跟随我外公去过好多地方,后来国民党退却到台湾,我外婆晚走了十来天,外婆带着我妈和小姨没过去长江,在蚌埠住了半年,小姨病死在他乡,花完路费,外婆又回到了县城老家。   我妈喜欢上我爸的时候,因为我们家穷,我外婆不同意。

我妈是个要强的人,在我外婆面前说:“最穷无非讨饭、不死终会出头”!我妈常常把这段往事讲给我们听,她说:“一个人没有钱不叫穷,没有骨气就穷定了”。   我妈说她一生有三次改变命运的机会,都被老封建的外婆阻挡了。 我外婆邻墙就是戏园子,戏园子的戏子要教我妈唱戏,我外婆说她的女儿不能当戏子在外抛头露面,我也为我妈感到可惜。 因为在我的记忆里,我妈有着一副天生的好嗓子,一辈子爱唱,如果学唱戏,中国一定会多了一位,象常香玉、梅兰芳一样的大师。 第二次机会是彭德怀行军住在我外公的后院,彭德怀是我外公的同学,女兵劝我妈去当兵,我外婆就是不点头。 当时说好了偷偷和女兵一起走,最终我妈因为怕我外婆,还是留了下来。

最后一次机会全国解放了,让我妈当老师,我外婆说大家闺秀怎么能给人家看孩子。

我妈说人这一生就是个命,命中有时终须有,梦中无时莫强求。   我妈嫁给我爸的时候,虽然我外婆家已败落,我妈还是穿着旗袍,坐着花桥嫁到我们家。 刚嫁到我们家,我妈什么也不会做,我们家里穷,我妈边学边做支撑着这个家。 小的时候,晚上我妈总是很晚才睡,在油灯下为我们兄妹几个做鞋,缝补衣服。 我妈说,她孩子多,说不定哪个会有出息,从我大哥开始算,我们一个个都没有出息。 五八年六零年挨饿的时候,我妈卖掉了她的所有嫁衣,直到领着大哥抱着大姐去要饭,日子无论多么艰难,我妈每一天都对生活充满希望。

我妈说,不求一家人大富大贵,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 那时候,村里饿死了好多人,艾庆军生病,吃不下饭,饿的只有一口气,只要一个鸡蛋就能救活,全村找不到一个鸡蛋。 眼看着就要饿死了,我妈用自己的奶水,救了他一命。

为此,我二哥几天没吃上奶。

在最艰难的岁月,我妈坚强的带着我们一大家人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我妈也教会了我们坚强。   我妈爱唱歌,跟后园老太学了很多老歌,我妈无论在家还是在生产队,总是边干活边唱歌,在我妈的心里,就是在要饭的年月,我妈依然对贫穷的生活每天都充满着快乐和希望。

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后园老太坐在小矮墙上,我妈边做针线活边跟后园老太学唱,“正月里,什么花,先开先败,什么人背书箱,走下山来。 。 。 。 ”  艾倾倚在陈远瑞的怀里好奇地说:“你的童年是什么样子?”  “我没出生的时候,我爸希望是个老生女儿,因为家里穷,村里不能生育的三婶和我妈商量说,我爸不想要男孩,如果生的是男孩送给他们喂,我小的时候长的漂亮,我妈不同意把我送人。

  我小时候最朌望家里杀猪,我们家杀猪会给邻居一碗猪肉炖萝卜,邻居杀猪,也送给我们一碗。

家里来了客人,我妈擀的面条只够客人吃的,我们要躲在外面,客人走了,我们才能回家喝上面条汤。 有一回,邻居家的小猪死了,我们几个偷到野外拾了树枝烧了吃,也不懂熟不熟,我们吃的挺香。

过端午节,因为我最小,我妈能多分给我一个或两个鸡蛋。 接着盼仲秋节,我妈能分给我两块月饼。 从仲秋节再盼过腊八,能吃上一顿米饭和猪肉炖粉条。

春节我爸能给我五毛钱赶年集,我只舍得买五个包子,剩下的钱买一张年画。 接着就盼过年,能吃上肉馅饺子。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盼着吃长大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家的日子也不好,我上初一哪年,天渐渐热起来,别人都换上了夏天的衣服,我还穿着姐姐不穿的薄毛衣和裤子,那时女生的裤子和男生的不一样,女生的裤子在右侧开的缝,每次我上厕所,我总是在厕所门口等一会,等到里面没有人时才敢进去,我怕同学看见我穿女式裤子笑话我。   学校举行越野赛,前十名照合影像,我故意跑第十一名,因为跑步时我还是穿的哪件毛衣,那是夏天我唯一能穿去学校的上衣。

上高中时,十元钱在你们眼里也许就是一张电影票,可在我眼里是我一周的生活费。

每次我不敢和同学上街,我怕他们去喝冷饮我要躲的远远的。

每次爸爸给我生活费的时候,我都能看到爸爸犹豫的眼神,一角钱在我眼里是一个沉重的希望,每次我爸赶五十多里的路,来学校给我送煎饼,口渴,两角钱的冷饮也不舍的买一杯。

一次放假回家我爸说,原来冷饮是甜的,看样子爸是喝过了,我的心却不是滋味。   我家兄妹七个,十几口人,靠种地过日子,本本份份辛辛苦苦劳动了一年,交完公粮,交完集资,交完捐款,一年下来还是两手空空。

我长这么大,我没记得我家有过钱,从来都是日不敷出,水里火里就这样过来的。

我们家和你们家相比,那是多大的距离你想象不到,我不敢想象我们真的会有结局,说不定哪一天就象碰瓷一样就碎了。   艾倾望着月亮下面慢慢移动的浮云,她能感受到陈远瑞心中那种淡淡的自卑和忧伤。

她想着陈远瑞日记里的那首诗《梦》--进去又走出/十八层地狱/越过雷池/采集生命的火种/如果你是最好的/今生我惟一的风景/我将倾注生命中/所有的热血和激情/就象雨夜照亮路人的闪电/终于能划破/那黑色的夜空!  艾倾深切感受到陈远瑞对生活有着无可阻挡的信念和执着,虽然生活都是磨难和疼痛,他依然对生活充满激情,依然有着穷人的尊严和梦想,依然在爱和痛中庄严地活着。 她知道,穷和人品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能感受到他的孤独、强大,无私和真爱。

  艾倾抱紧了陈远瑞说:“人只要有梦想,就有希望,我们会好好的;如果我们有距离,这种距离就是我站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比她们更爱你”。 艾倾深深地吻着陈远瑞,她想给他一份安慰。 陈远瑞知道那透着火热的眼神包含着是一种深爱。

  艾倾说:“无论你富贵贫贱,这辈子我都是你的!做不了你的老婆,我就做你的贱人”。

  陈远瑞被她逗笑了说:“贱内。 ”  “我知道叫贱内,我得谦虚一下。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