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20章 杀人童谣(下)

2019-05-15 15:26作者:admin

    熟悉的歌声传入耳中,我运用判眼看向被迷雾笼罩的操场:“小心,他们过来了。

”  “他们?”楚门没有判眼,自然看不到迷雾中的场景,他跟我并肩而立,关键时刻并未躲到我身后:“这个梦境我之前查看过,没有活人的,你确定自己没看错。 ”  我示意楚门靠后,歌声渐渐逼近,那些晃动的身影已经围了过来。   一个个脸色蜡黄,身体虚弱,好像纸扎成的孩子走出迷雾。

  “主播,在梦境里最好不要跟外人交流,小心迷失在这里。 ”楚门低声提醒,我点了点头,有心想要撤离,但为时已晚,这些孩子好像认定了我和楚门,不管我和楚门走到哪里,他们都跟在后面。

  “一共七个孩子,跟我在驼背男孩梦中看到的一样,福昕、福明也在其中。 ”叶冰梦中孩子的样貌应该是现实生活中他们的面貌,很真实,不过看起来惊悚的感觉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主播,我们赶紧走吧。 ”楚门拉着我沿着土路想要离开,这几个孩子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就是跟在我和楚门身后,幽幽的看着我,眼神很奇怪,就好像是发现了新的玩具一样。

  我和楚门在迷雾中行走,本就容易暴露,现在身后又跟着七个诡异的孩子,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稍等,我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 ”拉开楚门,我站在原地,看着那几个孩子,对比两个梦境,突然想到了问题所在:“我明白了。

”  面具下的脸露出一丝笑意,我的目光紧盯在一个孩子身上。

  “你明白什么了?别耽误时间,梦魇绝不会死心,它随时都有可能过来,趁着现在危险还未出现,我们要尽可能多的搜查一些地方,掌握的越多,逃出去的把我就越大。 ”楚门不明白我要做什么,面具遮挡了我的脸,所以他此时看不到我脸上的笑意。

  “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不要过来,如果我出现意外,你就自己先走。

”我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跟交代后事一样?你要干什么?”楚门还想要说什么,但是他的话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   七个孩子里个头最高的那个男孩走了出来,他正处于变声期,声音听起来很是古怪:“你们能陪我玩个游戏吗?”  “主播,千万别答应他,在梦境中最忌讳玩游戏,真真假假,梦里的游戏很容易让人迷失。

”楚门不愿自己离开,想要强行将我带走,这一耽搁的工夫,我们两个都被孩子追上,他们脸上的表情也愈发兴奋起来。   “你们是新来的老师吗?陪我们玩个游戏吧!”  “不玩这个游戏,我们就一直跟着你们。 ”  “你不陪我们玩,我们就去找其他人过来。

”  七个孩子吵吵闹闹,阻拦我和楚门离开,楚门期间尝试着强行冲出去,可他还没走出多远就有一个瘦弱的小孩跳到他背上,好像一张锡纸般紧紧贴着他,脑袋压在他肩膀上,嘴里不断重复着——来玩个游戏吧。   直到楚门乖乖回来,那个孩子才从他背上跳下来。   “走不掉了。 ”楚门一脸苦涩,刚才还在讨论什么计划,转眼就陷入绝境当中:“你小心点,我怀疑驱使这些鬼孩子的就是梦魇,她能成为所有噩梦的主人。

”  “放心吧。 ”我走到个子最高的那个孩子面前:“你们想要跟我玩什么游戏?”  “很普通的小游戏,你听说过竹笼眼吗?就是一人做鬼蒙住眼睛蹲在中间,假装笼中鸟,其他人在周围牵着手,一边唱歌一边转圈。 歌唱完毕的时候,中间的人要猜出背面的人是谁,被猜中的人要代替原来的人当鬼。

”高个子男孩说完后摊开双手:“是不是很简单?”  “好啊,我来陪你们玩,不过玩之前要先明确一下规则。 假如我没有猜中,会有什么后果?是不是以后就要一直留在这里陪你们玩游戏?”我改变了声音,说起话来沙哑低沉。   “等玩完了再告诉你,这样吧,我们有七个人,我给你七次机会,只要你能猜中一次,我们不仅不拦着你,还会给你一个小小的提示。 ”男孩说的很诚恳,七次机会,对方一共七个人,就算是瞎蒙,按照概率来算也不低。   听到游戏规则,楚门也松了口气,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必死的杀局:“主播,要不还是换我来吧,我之前看你直播,你的运气一直都不好。 ”  “不用。

”我摆了下手,看向高个男孩:“告诉我你们七个人的名字,然后咱们就可以开始游戏了。 ”  高个男孩依次报出七个名字,这七个名字我一个都没有听说过。   “全都是假名!”我内心低骂一句,并未表露出什么,看着人群中的福昕、福明两兄弟,对于自己之前的猜测更加肯定:“好的,名字我全都记住了,咱们开始游戏吧。

”  我给楚门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离远点,如果情况不妙就自己先走。   楚门知道改变不了的主意,叹了口气推到了几米外。

  “不要偷看啊。

”高个男孩取出一个布条蒙住我的双眼,他们手牵着手,唱起了那首诡异的童谣。   “竹笼眼,竹笼眼。

”  “笼中的小鸟。

”  “何时能出来?”  “黎明的夜晚。

”  “鹤与龟滑倒了。

”  “背后的人是谁呢?”  这首童谣每次听都觉得特别诡异,黑夜降临,象征长寿吉祥的龟和鹤摔倒,厄运登门之时,猜测背后的人会是谁?  是杀人的凶手?还是索命的鬼魂?抑或是噩梦的主人?  童谣停止,我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喊出:“站在我背后的人叫做福昕!”  说完之后,我立刻取下黑布,扭头看去,个子最高的男孩福昕有些尴尬的站在我身后。

  “那七个名字里根本就没有福昕,主播,你是不是记错了?不过没关系,还有6次机会。 ”楚门双手插兜偷偷跟我比划,他之前也记住了这七个孩子的名字,想要作弊给我提示。   “我猜对了吗?”  扔掉黑布,我盯着身后的男孩,他被我看的浑身不舒服,勉强挥了下手:“你猜错了!”  “是吗?那我们继续。

”看着眼前的男孩,我想起了当初这些孩子作弄陈九歌时的情景,无论他说什么,这些人都说他猜错了。   不过,我可不是他!  游戏继续,我系上黑布,七个孩子手拉着手唱起童谣,在歌声停止的瞬间,我再次喊出了福昕的名字。   这一次楚门也发觉不对劲了,因为我的声音非常肯定,而这一次站在我身后的仍旧是那高个男孩。   转身,我扯掉黑布:“这次我猜对了吧?”  高个男孩脸憋成了酱紫色,表情僵硬:“不对,你猜错了!我不叫福昕。 ”  “那你叫什么?”我双手环在胸前:“难道你叫做叶冰?或者你叫做梦魇?”  听到我这话,高个男孩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挤了半天才说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叶冰的记忆我全部藏了起来,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我冷笑一声,早在这七个孩子出现的时候我就感觉出不对,驼背男孩梦境中的孤儿院停留在二十年前,叶冰梦境中的孤儿院则是十几年前,那个时候福昕早就被驼背男孩杀死了,他怎么可能出现?所以这个福昕一定是假冒的。   至于噩梦中谁有能力假冒一个死去的人,答案显而易见。   只有梦魇!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