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自在观 神医祖宗回来了

2019-07-12 21:20作者:admin

自在观 神医祖宗回来了

小校摇头,指着后院方向:“在跟指挥使会面,卑职也没有见到。 ”齐照眉头拧成麻花,带着大树去后院。 锦衣卫诏狱之前和班房之后,最东边的角落里有个一人住的小房间,那是专门用来关押地位比较高事情犯的又不大又走了后门或者皇上有旨意的犯人。

此时李明赫就被关在里面。

在屋子之前的空地有一颗高大的皂角树,大约十年的树龄,此时没有树叶遮盖全是光秃秃的枝丫,不过那茂盛的分叉也可以看出夏季里它的欣欣向荣。 李光尘没有进去看李明赫,她就站在树下,和白染尘一起。 是白染尘带她来这里了,白染尘还是一身醒目的飞鱼服,在衙门里,他装备的整齐,腰中一柄绣春刀让他阴柔的气质显得越发阴鸷。

李光尘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冷声的问道:“白大人还不想放了我的丫鬟吗?还是白大人觉得我家人谁是刺客?!”白染尘一脸的疑惑,围着她转圈的走动,之后在她面前停下脚步不咸不淡的质问:“先不急,我很想知道,你的丫鬟刚来不久,你今日也没去忠勇侯府,你到底是怎么知道她被人送来锦衣卫的?还是你未卜先知有什么特别的本领?!”李光尘算出李一犯小人,她一开始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等李一走后卦象才逐渐铺开,明明是性命之忧,所以她赶紧就赶到锦衣卫,可是已经来不及,人都收监了,她正在考虑找谁捞人比较好,白染尘就从牢房门口出来看见她,然后就将她带到这里了。 李光尘脑子转得飞快,幽怨的道:“我来看我李三爷碰见的啊,白大人您为什么总是盯着我不放?你到底什么意思?!”白染尘不喜欢除了小师妹意外的任何女人跟她胡搅蛮缠。

他很犹豫的看着李光尘,不敢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小师妹。

如果不是,他可不想搭理。

“你爹就在后面那个房子里,你去看他吧。

”白染尘努着嘴给李光尘指路。

李光尘叉腰道:“现在我的丫鬟被你们抓了,我得先看她,你们到底有什么证据就抓人呢?先把人给我放出来再说,不然我爹虽然被关起来,可是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白染尘用看蝼蚁一样的目光看着李光尘浅笑道:“你能有什么本事吗?!”他话音刚落有小校尉来禀告:“大人,三殿下来访。 ”白染尘再次用冰冷嫌弃的目光问道:“你的指望就是他?!”李光尘不能暴露更多,她像是小女孩闹脾气一样的高声质问:“你到底凭什么不放人啊?我家的丫鬟是你们说抓就抓的?你说她是刺客,行,证据呢?没有证据我现在就要把人带走,是现在立刻马上!”白染尘微微摇头:“那恐怕你要失望了,你是不能现在把她带走的。

”“怎么,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要为难一个丫鬟吗?那些作奸犯科的人你不抓,贪官污吏的人你不抓,你去为难小丫头,你还算什么男人,你赶快放人。

”李光尘叉着腰就要跳脚。 白染尘厌烦的微微蹙眉,小师妹不会这样吧?不会是小师妹的是吧,太粗俗了。 他微微侧身不想看李光尘,对着天空道:“因为你的丫鬟她自己招供了,你让我怎么放了她?!”李光尘:“……”“自己招供了?!”招供就要定案问罪了。 白染尘点头:“别人问她是不是山海关总兵的人来刺杀安宁候的,她说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认罪了!”李光尘:“……”自己认罪还要带着别人。 她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就抓住白染尘的衣袖道:“一定是你们对她用大刑了对不对?你怎么能这么伤害一个丫鬟,她不过是个丫鬟,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用刑。

”白染尘一脸的嫌弃,但是还是很温柔的把她的手拿开,然后看着她郑重的道:“没有用刑呢,她只看见牢门的时候就自己说她都招,恨不得抢过笔画押,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到现在也没用得上刑。 ”李光尘:“……”她咬着牙真的很无语,这个死丫头,到底是多怕死?!他们两个说着话,齐照已经过来了,他远远的看着小光和美的像女人的白染尘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的为什么小光和谁在一起都很般配?!他就心烦的不行,他横冲直撞走过来紧紧的贴在白染尘的肩头,心里在跟白染尘较劲但是脸上笑眯眯的道:“大哥,正好小弟找你有事。 ”本来打算跟他较劲到底的白染尘:“……”他挪动一步给齐照让了地方,眉头拧紧了道:“我再强调一次,我不是你大哥。

”“你年纪比我大不是我大哥难道是我小弟?你如果想做我小弟我不介意啊。

”白染尘警告道:“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跟你也不是亲戚,今后不要再叫我大哥。

”齐照笑道:“那大哥你不让我叫你大哥,叫什么啊?总不好叫你小白是吧?!”白染尘:“……”为什么一碰见这个该死的就想打他。

李光尘看看齐照再看看白染尘,眼中精光一闪,问道:“白大人,我想见一下我的丫鬟,可否行个方便?!”白染尘摇头:“一点也不方便,我说了现在不可以见,她属于重要犯人。

”李光尘给齐照使眼色,齐照会意,侧头叫道:“大哥?!”白染尘;“……”他转身就走了,然后就有小校尉来接待李光尘和齐照:“殿下您二位这边请,李一那个丫鬟就在普通的牢房里,没再诏狱。 ”李光尘和齐照在小校转身的时候相互击掌做了赢了的手势。

之后李光尘问道:“你怎么跟他这么熟了?他还这么怕你。

”打一架不就熟悉了。 齐照也很奇怪为什么白染尘就不喜欢别人跟他亲近叫大哥呢,竟然比破例去见犯人还重要。 他低头在李光尘耳边轻轻的说:“不提这个,他们没有欺负你吧?!”他那种关心有迫不及待想知道她安好,但是又不会太过头显得他神经,恰到好处的温柔。

李光尘心里不感动是假的,她的丫鬟都会让他肝脑涂地,明明他只是想避世的一个人。 李光尘反问道:“你怎么来了?!”想听他说很好听的话。

齐照一脸愁容道:“那个王龙九不来啊,我只能拼一把,没想到你比我来的还在。

”小丫鬟的爹!这个冥顽不灵的。

李光尘一边走一边叹气道:“那也来晚了,下丫头都招供了。 ”齐照:“……”“这么快?他们用了多大的刑法?!”。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