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36章 第二位秀场主播!

2019-05-15 19:48作者:admin

    “人类外形?是梦魇假扮的?”我在看到那两个人的第一时间就开始猜测他们的身份,“太奇怪了,难道他们是阴间秀场留在梦境中看守这片区域的人?”  我这边刚把梦境之花偷走,这两个人就赶到,前后脚的工夫,很难不让人多想。

  躲在门后面,顺着门缝偷看,那两人由远及近,很快就走到了我和楚门藏身的房间。

  “他们是一间一间逐个清查,分工明确,从不同时进入一间屋子,总有一个在外面放风,咱们根本避不开啊!”楚门看的很仔细,分析的不错。

  “避不开,那就不避。

”吞了上百株梦萦草和一朵梦境之花,我意念如刀,灵魂如钻石般透着光亮,气势十足:“真要撕破脸皮,逃跑的指不定会是谁?”  “总觉得你从那个房间出来后,身上就发生了很大变化。 ”楚门小声嘀咕,不再跟我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他在屋子里找了一把椅子拎在手中,然后藏到门后,看架势竟然是准备埋伏偷袭。   我看了一眼,也不出声阻止,默默站在门口,继续观看。   大约过了十几秒,相邻的房间被打开,那个男人走了进去,女人独自站在走廊上,她低垂着头,我看不清她的脸,只是本能的觉得有些熟悉。   等男人从相邻的房间出来后,他朝女人摆了下手,女人心领神会,径直走向我躲藏的房间。   白皙的手指搭在门锁上,她慢慢用力,将门推开。

  手机屏幕淡淡的亮光照在她脸上,她从未想到门内会有人,猝不及防之下,她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白天鹅,扬起脖颈,抬起头,露出了那张精致美艳的脸蛋。

  看到她的脸,我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眼中精光一闪,不由自主的说出两个字:“叶冰!”  熟悉的五官,就算是在梦中也是如此的惹人怜爱。   不知是因为戴着面具的原因,还是因为叶冰在深层梦境中游荡太久,她并未认出我,那一瞬间,我从她脸上只看到了恐惧。   她向后退了一步,撞到了在外面望风的那个男人。   “怎么了?”说话的是和叶冰同行的那个男人,他个头中等,体型偏瘦,最引人注意的是,这个人手中同样拿着一台尺寸特殊的大屏手机!  目光在阴暗的走廊中碰撞,火花四溅,每个人的心中都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的视线在叶冰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很快就移开,当我看到陌生男人手中的大屏手机后,好像石化一般愣住了。   那是阴间秀场给主播配备的第一件直播工具!只有阴间秀场主播才会拥有的手机!  我看着他的手,他就好像一面镜子一样,跟我的反应如出一撤,眼睛也死死盯着我的掌心,盯着我手中的大屏手机。   空气好像凝固,这一瞬间的冲击让在场几人都心绪不宁。

  “你们退后,我们没有恶意。 ”打破僵局,最先说话的是楚门,他放下椅子从门后走出,眼神在我和门外那个男人之间徘徊。   没人理会楚门,无论叶冰还是那个男人,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之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叶冰漂亮的眼睛闪着疑惑的光,她摸着自己的额头:“我忘记了很多东西,一用力去想,就会头痛。

”  “叶冰,别离他太近。 ”跟在叶冰身边的男人声音很温柔,他向前一步拦在我和叶冰中间:“这个男人很危险。 ”  说完后,他歪头打量着我和楚门,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医生和病人?你们是怎么进入深层梦境的?”  楚门穿着白大褂,而我入梦时穿着医院的病号服,他称呼我和楚门医生和病人倒也恰当。   “不要做这些无意义的试探了,你手里的手机,已经将一切都暴露,咱们两个是同一类人。 ”我直接把话挑明,扬起自己手中的大屏手机,这是阴间秀场主播的身份标志之一。   “能在这鬼地方遇见同行,这世界还真是有趣。

”男人对着自己手机屏幕笑了一下,慢慢后退,和我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你是我第一个遇见的同行,梦境危险,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你我为同一个平台效力,如果有可能,我们可以联手。 ”就算拥有梦翼蛊,我逃出深层梦境的概率也不是太大,况且对方似乎已经取得了叶冰的信任,我不是太愿意跟他闹翻。   “合作?好啊,我正有此意。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最好能交换一下彼此掌握的信息。 ”他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看向我,至于楚门,他根本懒得去看:“我叫陈九歌,你呢?”  “你叫陈九歌?!”我神色一变,幸好有善恶面具遮挡,对方也看不出什么,随口说道:“我叫夏驰。 ”  “夏驰?”男人念叨着夏驰的名字,晃了晃手机,双方又陷入沉默。 我不说话那是因为自己后背上还背着毛绒熊,我很清楚,如果眼前这个男人没有撒谎,那他就是当初侵占陈九歌身体的邪灵!  “他怎么会成为阴间秀场的主播?这也太巧了吧?”我犹自记得小男孩梦境中,毛绒熊里的邪灵占据陈九歌身体,从天堂口离开的场景:“篡命之后,我去阴间秀场,曾看到纸人考官桌上摆着一张广告卡,上面就写着一个九字,在死亡列车直播时,暗中接近我,假冒冯明龙那人,工作证上也写着一个九字,我原本还以为这九是代号,没想到这个九竟然是他名字中的一部分。 ”  心思急转,陈九歌的出现给整个事件带来转机和变数,他提前我找到了叶冰,我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深层梦境?”我停顿了一下,语气平静:“我的直播任务是将叶冰带出梦境,回归现实,你呢?”  “直接告诉我直播任务这么重要的信息?”陈九歌露出笑容,不过他的笑很假,让人看了特别难受,很想一拳砸在他脸上:“既然你先交底了,我也就不隐瞒你了,我的直播任务是进入深层梦境不惜一切代价击杀目标A。

”  我细细思索,觉得陈九歌并未说实话,阴间秀场从来不会直接发布刺杀任务,杀戮通常只是选项之一。   “目标A?来梦境中杀人?”说话的不是我,而是楚门,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是疯子,你们干这一行的都是疯子。 ”  陈九歌笑了两声,一双眼睛看向我:“有兴趣合作吗?这任务总价值一百积分。

”  他很清楚积分对于秀场主播的诱惑性,如果我之前没有遇到过那个女人,或许我有可能会在巨额积分面前铤而走险,答应与他合作。   “一百积分奖励?”我语气故意发生轻微变化,好像是倒吸了一口气,装出一副鱼儿咬钩的样子,不着痕迹的追问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秀场既然开出一百积分悬赏,那这个任务一定非常危险,不知这个目标A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掌握的信息也不多,只知道她一直躲在深层梦境当中,曾经也是阴间秀场的主播,后来不清楚因为什么,她跟秀场方面决裂,以一己之力摧毁了秀场在深层梦境当中的分部,不过她也因此被重创,实力只剩下百分之一,并且只能永远存活在梦境当中。

”陈九歌想了一会又补充道:“任务中还透露出一些关键信息,目标A是个女人,她穿着一双红色高跟鞋。

”  在说这话的时候,陈九歌一直留意着我,可惜善恶面具隔绝,他什么也看不到。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