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3章 椅子真的在动

2019-05-15 21:36作者:admin

  司机大叔脸色发白,干笑了一声:“那祝你成功。

”  “会的,手机可以关了吗?”陈歌露出自以为和善的笑容:“这只是个误会而已。 ”  “那必须的。

”司机很豪爽的答应下来,随手点了几下手机,继续往前开了两三米,车载对讲机突然亮起了红灯,他手指轻轻一碰,还没说话,里面就传出一个粗犷的声音。

  “老刘,你也在西城私立学校啊?我就好奇怎么大晚上还有人往那地方跑,我这也拉了一个,咱俩离挺近的。 对了,你在群里发的啥东西啊?我被棒夹了?”  “没事没事,好好开你的车。 ”大叔擦着额头的汗,挂了对讲机。   “应该是我被绑架了吧?大叔,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陈歌挑了挑眉,他也怕等会把警察给招来:“就在这停吧。 ”  “好!”司机二话不说停了车,他的小腿还在发抖。   陈歌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背着包下了车,他在关上车门的时候,抬头一看,发现出租车顶部显示屏上有一行字在滚动——我被劫持,请报警!  “你这花样还挺多。 ”  目送出租车飞也似的离开,十几秒后,周围近百米陷入死寂当中。   天空不见星月,好像快要下雨了,云层压得很低,一点光都没有。

  陈歌打开了手机,看了下时间,距离约定的最后期限还有八分钟。

  “刚才在车里的时候,对讲机里有人说,他也拉了一个人来西城私立学校,凌晨一点多还往这个方向跑,会不会跟我有关?”他留了个心眼,如果不是有时间限制,他估计会埋伏在道路两边,先看看是谁跟在自己的身后。   “剩下八分钟,我还是先进入学校里比较好,熟悉完地形,也算是占据了先机。

”西城私立学校附近是一片荒地,看不见任何灯光,只有一条越来越窄的公路横穿树林和灌木丛。   打开手机手电筒,陈歌沿着公路向前走了近百米,终于来到了这栋废弃学校的正门。   锁链和围栏锈在了一起,大门紧闭,隔着铁栅栏往里看,一片漆黑。   “要怎么进去?”  陈歌在门外徘徊片刻,先把背包扔进校内,然后助跑跳起,抓住围墙上沿,翻过了围墙。   校园不算大,一眼就能看到边,黑暗中伫立着几栋漆黑的建筑虚影,犹如几个孤独的守夜人。   学校的招牌已经被拆除,其实陈歌也不知道这学校真名是什么,只知道大家都称呼其为西城私立学院。   灌木丛生,看不清楚道路,不时有东西剐蹭小腿,感觉又痒又疼。

  “我在规定时间内到达,接下来的任务是进入其中找到张雅的红舞鞋。

”陈歌把背包里的工具锤拿了出来,握着冰凉的锤柄,他觉得踏实了许多。

  用手机照明,陈歌朝校内走去,没迈出几步远,他突然觉得不对,停下脚步,又往后退了几步。

  “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感觉往学校里面走的时候,肩膀好像被推动?往后退的时候,背后则被一股力量堵住,有种莫名的阻力。 ”扭头看了看双肩,那里什么都没有,他又用灯光照到了一下后背,也没有想象中的鬼魂一类的东西。

  “难道她已经来了?就在我身边?只是我看不见她?”陈歌打了个寒颤,很想一锤子挥到身后试试,但转念一想,万一真是张雅在他身后,这一锤砸过去,惹怒了对方怎么办?  他只是一个孤单弱小无助的鬼屋老板,在这荒郊野外,惹怒厉鬼的后果不堪设想。   “算了,先进去再说。 ”陈歌背起包,举着手机,提着工具锤进入校园当中。   夜色越来越浓,刮起了风,其中还夹杂着细如牛毛的雨丝。

  “舞鞋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是舞蹈室的女子更衣室和张雅曾经居住过的寝室,这两个地方要重点排查。 ”  陈歌朝着最近的一栋楼走去,校园里的树木长得歪歪斜斜,地上荒草丛生,周围还立有很多雕塑,多是人像,在黑夜中看着显得有些惊悚。

  “女生公寓?”  四层的公寓楼,不算高,只不过可能是因为荒废了太久的原因,看着阴森森的。   公寓的玻璃门被人用铁链锁死,他贴在门上向内看去。

  黑漆漆的走廊,两边房门全都关的严严实实,最诡异的是,在走廊正中间还放着一把背对寝室门的椅子。   “一把椅子不偏不倚正好放在走廊中间?有什么特殊含义?”陈歌往后退了一小步:“学校大门和宿舍玻璃门全都上了锁,走廊上也没有任何垃圾,可以看出封校时,一切都清理的很干净,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偏偏在走廊中间留下一把椅子?这是要逼死强迫症吗?”  “如果椅子是校方留下的,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不是他们留下的,那在房门被锁死后,是谁在里面把椅子搬到了走廊正中间?”陈歌把手机对准宿舍玻璃门,椅子在距离出口五米远的地方,头顶正对着一个被砸碎的廊灯。

  “廊灯被砸碎,电线还伸在外面,椅子、电线,这场景怎么跟上吊一样?”老实说在看到如此诡异的场景后,陈歌心里也在打鼓:“应该是我想多了。 ”  他左右看了看,夜风吹动树叶,凌晨以后的校园变得越来越奇怪。

  “不能自己吓唬自己,红衣厉鬼张雅是这学校最恐怖的存在,我拥有她的情书,谁敢难为我?”事到如今,陈歌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这只是个好感度任务,说白了就是一场特殊的约会,没必要紧张,更没有必要害怕。 ”  他自言自语给自己鼓劲,完后抓着工具锤又走到了玻璃门旁边,正准备敲碎玻璃进入一探究竟时,眼睛突然捕捉到了一个细节。   原本应该正对着廊灯的椅子,此时和廊灯相错了一米,它好像往前移动了。

  “我靠?”  陈歌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是我眼花了吗?”。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