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33章 最后一个房间

2019-05-15 19:06作者:admin

    第一次去秀场面试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栋建筑地下还有很多层,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我从未去地下更深处看过,没想到这次直播在深层梦境中倒有了这个机会。

  我挨个房间查看,内部布置大同小异,很快我便失去了兴趣,走向楼梯口。   “要走了吗?”楚门跟在我身后,这地方对他来说很陌生。

  “不着急。 ”我顺着楼梯向下,来到了从未去过的第五层。

  悠长的走廊好似没有尽头,耳边响着木板嘎吱嘎吱的声音,非常诡异。   “到底了?”站在地下五层楼梯拐角,通往地下六层的楼道被一扇铁门锁死,我能探索的区域只有最上面的这五层。   “这建筑地下一共有多少层啊?”我顺着扶手缝隙往下看,一眼看不到底,“保守估计超过十层,这建筑构造难道是为了对应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  更深的地方,隐隐有阴影晃动,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铁门上了锁,通道被封死,根本下不去。

  “秀场最大的秘密估计还在地下更深处,算了,这次有机会探索最上面五层,已经不容易了。 ”我的心态很好,绝不会因为一些无法改变的事情影响自己。   退到地下五层,我准备挨个房间查看。

  “451房?”腐朽的木门上编号还很清晰,我推门而入。   一股发霉的味道涌入鼻腔,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封闭在地下的原因,这房间里又潮又闷,猛一进去,会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

  “主播,小心点,这房间怎么看都有问题。 ”楚门似乎对这些房间特别抗拒。   “你在外面守着,我很快就出来。

”查遍四楼所有房间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来的路上我光顾着寻找44号门牌,也没有清理痕迹,那两个梦魇很可能会一路追过来。

  踩着厚厚的地毯进入屋内,第五层房间内残留的东西就比较多了,有一些空白的书本、写不出字迹的水笔等等,这地方似乎很少有“人”光顾,我和楚门来时追赶我们的“念头”都不敢进入这片街区,只有梦魇才敢进来,而且即使是梦魇,进来后也全都隐藏了身形,似乎是在害怕惊动什么恐怖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我翻箱倒柜,忽然在桌子下面看到了一张残破的纸人面具。

  “跟秀场考官他们戴的不太一样。

”面具上全是裂痕,我一碰它就直接碎了,想要多看几眼都不行:“可惜……”  就在我叹息的时候,眼睛一扫,忽然发现在桌子底下面具遮盖的地方有一抹浅浅的绿色。   绿色在梦境中意味着生机,这是一种很少见的颜色,我蹲下身体,钻到桌下面,用手机拍摄。

  这长在桌子底下、纸人面具旁边的是一株奇异的小草。

  它太小了,大约只有婴儿小指粗细,孤零零的草叶向内盘旋,有点像现实中的含羞草。   “开玩笑的吧?我居然在深层梦境里发现了一株草?而且是在疑似阴间秀场老巢的建筑物内!”若非我拥有判眼,换个人进来,估计会直接将其忽视:“要不要问一下楚门,他对梦境的研究比我要深,不过……还是算了吧。

”  我想到了之前的发生的一件事,并未通知门外的楚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抓紧时间去寻找有用的东西吧。 ”  正要起身,我肝窍之中突然出现出一道微弱的意识,好像是在告诉我什么。   “从体内传来的?”我内视自身,肝窍里唯一的活物就是梦翼蛊,按说有它在至少中层梦境我可以随便进出,关键是在和三阴宗对决的时候,当代孟婆要勾我魂魄,最后是梦翼蛊拼着重伤保下了我,千年槐树花消耗了大半,它也因此陷入沉睡。   我看着桌子下面的小草,生机盎然,不像是毒草:“如果梦翼蛊需要……”  眼睛放光,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桌子下面这一株小草极有可能就是梦翼蛊最喜欢的食物——梦萦草。   伸手抓住草根,它是从地毯下面长出来的,看起来很不可思议。   莹莹的绿光涤荡着生机,我手指碰到它的瞬间,原本向内旋转的叶脉瞬间缠上了我的手指,而后点点绿意涌入我的身体,直接奔向肝窍,接着就好像石沉大海,没了任何动静。

  “应该是梦萦草没错,只是数量太少,还不足以让梦翼蛊恢复过来。 ”我看了眼掌心,手中的梦萦草已经枯萎,颜色也从翠绿变成灰黄。   “要是能找到大量梦萦草让梦翼蛊恢复,那我逃脱的希望将大增!”梦翼蛊无法人为培养出来,天生地养,是极为少见的野生蛊,我能成为这蛊虫的主人,真要说起来也是巧合,还得谢谢那只血狐,在生死危机面前,梦翼蛊这才低头,愿意跟我离开。   虽然没找到关于阴间秀场的线索,但是收获了一种逃脱的可能,我还是挺高兴的。

  “再找找看。

”离开451房间,我又进入地下五层的其他房间查看,很快发现了一个规律,但凡有纸人面具的地方,周围一定长有梦萦草。

  “这梦萦草只有梦中才有,旁边必定落着纸人面具,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植物生长需要养分,我是第一次看到生长在梦境中的植物,“难道它是从纸人面具中吸取的营养?不对啊,一副面具能有什么营养?”  想到这里,我突然楞了一下:“纸人面具没有营养,但是佩戴纸人面具的人或者记忆却不见了,难道这一株株梦萦草就是吸取了面具佩戴者的生机和记忆才长出来的?”  我对梦萦草还不够了解,所以只能凭空猜测。   连续吸收了六株梦萦草后,肝窍中蕴含的生机更加浓郁,肝属木,草木类的东西越多,对我打开肝窍道锁也有帮助。

  唯一可惜的是,就算吞了那么多梦萦草,梦翼蛊仍旧没有出现变化,还处于沉睡当中。

  “当初阴间秀场给我的商品信息上可是说,梦萦草是梦翼蛊最喜欢的食物,大量服用还有可能让梦翼蛊突破,莫非我被秀场骗了?还是说量不够大?”光为了寻找这六株梦萦草,我就找遍了五层大半的房间,浪费了很多时间。

  “主播,该走了吧?你这出来进去的净瞎跑,也没见你有什么实质性收获,我看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楚门在走廊上催促,他从未踏入屋内一步,所以并不知道我在屋子里采摘梦萦草的事情。   “再等等。 ”稳住楚门,我进行地毯式搜索,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房间,一直走到了走廊末尾。   除了那六株外,我再无收获,此时站在最后一扇房门面前,我已经不报太大的希望了。   伸手推了推门,木门纹丝不动,我有些诧异:“居然上锁了?”  我一开始并未在意,全力踹了两脚,木门纹丝不动,我这才打起精神:“有古怪,其他的木门早就烂透了,一脚就能踹开的。 ”  借助手机光源,我看向锁头,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复合锁,锁芯呈梅花状。

  “梅花?有点眼熟。

”我对比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这锁芯跟梅花蛊咬出的伤口一模一样:“这种复合锁必须要找外形接近锁芯的东西才能打开,随便找两段铁丝肯定是捅不开的。

”  我只是无意识的自语,说完后眼神猛然扫到了阴间秀场手机上悬挂的吊坠,这个夏晴之送给我的小礼物,正好就是梅花的形状!  “钥匙原来早就给了我……”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