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21章 唯一的好人?

2019-05-15 15:38作者:admin

    从看到选项到做出选择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陈歌表现出了惊人的冷静。   在范聪终于想明白,开始后怕的时候,陈歌已经操控小布来到了一号房门外。

  他用鼠标点击房门,屏幕下方弹出了一句话——你的房卡无法打开这扇门,你趴在门板上,听到房间里传出了叹息声。

  根据范聪的描述,旅馆老板的父亲不久后会死在一号房当中,这位老人可能知道自己孩子是个变态杀人狂,他也清楚自己时日无多了。

  一号房打不开,陈歌没有过多停留,直接赶往二号房,住在这里的是一个穿着暴漏,疑似从事特殊工作的女人。

  鼠标点击二号房的门,这次没有弹出对话框,房门没有关严,直接被打开了。   “这女的晚上睡觉都不锁门的吗?”  进入二号房间,陈歌看见房间角落,有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女人蹲在一个大箱子前面,似乎是在挑选衣服。

  “陈老板,你小心点,我之前进入二号房的时候,屋里面可没有那个大箱子。 ”范聪出声提醒,陈歌也停下了脚步,这旅馆里居住的旅客很有可能也都是杀人狂。   陈歌尝试着用鼠标点击女人,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新的选项——这位看起来性.感、美丽的女士正在为自己挑选衣服,你要不要将刚才发生的凶杀案告诉她?  一:告诉她旅馆里十分危险,让她多加小心。   二:拿起桌子上的台灯,对准她的后脑勺砸下去。   三:不管她,回房间睡觉。

  看着三个选项,陈歌陷入了沉思:“心存善念的人会选择第一个选项,但冒然接近对方很可能会出事,这个女人我暂时还无法信任;心存邪念的人,估计会选择第二个选项,不过理智的分析一下,以小布的力气,加上台灯的重量,不管从哪个放下下手,都没有办法将女人砸晕或者砸死,这个选项很没有诚意,如果提供刀具还差不多。 ”  陈歌的分析让旁边的范聪冷汗直流,悄悄将电脑桌上的水果刀往远处放了放。   犹豫片刻,陈歌选择了第三个选择,在他做出选择的时候,蹲在墙角的女人回头朝房门看了一眼。

  她脸上没有人皮,手里拿着小刀,那个大箱子里则露出半截纤细白嫩的手臂。   “这是换衣服,还是换脸啊?”陈歌赶紧操控小布离开女人房间,顺便帮她关上了门:“旅馆老板是杀人狂,房客不是疯子就是变态,难道整个小镇就我一个正常人?”  “陈老板,要不我们还是离开旅馆吧,我感觉这地方比小区危险多了。 ”  “门外还有个女鬼,往哪跑?”陈歌操控小布又走到三号房外面:“那个高中生总不可能也是个杀人狂吧?”  他担心一会二号房的女人跑出来,果断点击三号房的房门,屏幕下面对话框再次弹出——屋内有人在打电话,声音很小,你隐隐约约听到了哥哥、妈妈、藏尸、密室等词语。

  “这个三号房间的房客很奇怪啊,他在跟谁打电话?”陈歌仔细盯着屏幕,若有所思。   “会不会是他爸爸?电话里提到了哥哥和妈妈,但唯独没有提到父亲。

”范聪大胆猜测:“陈老板,三号房的高中生很可能是唯一能对小布产生帮助的人。 ”  “你为什么这样认为?”陈歌有些诧异。   “你之前不是说要站在游戏制作者的角度思考吗?这游戏我玩了几个星期,死了无数次,对它的世界观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在陈歌的引导下,范聪也开始尝试从游戏制作者的角度思考:“所有大人不是疯子就是变态,孩子则大多是受害者,可能这就是游戏制作者眼中的世界,大人是虚伪、可怕的,只有在孩子身上才能找到一丝单纯和善良。 高中生严格来说不算是大人,他介于大人和孩子之间,我觉得你应该尝试着去跟他接触。

”  范聪清楚这款游戏绝不简简单单是一个恐怖小游戏,它有深层次的内涵,但奈何水平有限,只能看出这么多东西。

  “你想的太简单了,小布的世界观是完全绝望的,想要解读游戏世界,必须要先弄懂小布这个主人公。 ”陈歌回头看着范聪:“这个游戏里所有孩子的名字都叫小布,所有死掉的、被杀害的、遭遇不幸的孩子都叫小布,这样的小孩你还指望她单纯善良吗?”  陈歌重新望向屏幕:“其实玩到现在,小布在这个绝望的世界里存活时间越长我就越感到不对,你之前也查看过新闻,这游戏里所有的悲剧都是根据现实当中案子改编的,也就是说里面大多数场景都是在现实中发生过的,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如果现实当中真有小布这个人,她在真正遭遇这些恐怖的事情后,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陈歌语速非常快,范聪和范大德都没有反应过来:“你想要表达什么?”  “我刚才操控小布做的事情,小布可能真的做过。

”陈歌已经隐约明白了这游戏的核心,他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新的变化。

  三号客房的门在这时候打开了,一个穿着学校制服的学生站在门口,紧接着屏幕下方对话框弹出——外面很危险,三号房客担心你的安全,邀请你进入房间当中。 你站在门口,看到三号房客手里拿着一张全家福,爸爸和妈妈幸福的站在一起,旁边还有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孩。   陈歌再次点击屏幕,对话框里出现了新内容——你刚才在门外偷听到男孩的电话里有藏尸等词汇,你很害怕,不愿意进去。 三号房客为了劝说你对天发誓,他说自己虽然杀过人,但那是被逼无奈的,他是这小镇上唯一一个可以信任的好人。   “你看,我猜的怎么样?这高中生应该能对我们产生很大的帮助。

”范聪很开心,他感觉自己帮上了忙。

  “好人可从来不会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自己是好人。 ”陈歌摇了摇头,又点击了一下屏幕,对话框里弹出了最后一句话——你对三号房客很好奇,决定听一听他的故事再做决定。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