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25章 我决定在现实中攻略它们

2019-05-15 16:55作者:admin

  游戏里天亮之后,屏幕下面弹出了三个选项——你凭借惊人的运气活过了第一晚,你内心惶恐不安,害怕到了极点,你开始犹豫,不知是继续留在这里寻找母亲,还是原路返回,离开这座小镇。   一:你觉得自己在这里如鱼得水,你很喜欢这座小镇的氛围,决定留下来,再体验一晚。   二:你很想念你的母亲,但是你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必须要离开了。   三:你很纠结,也很痛苦,这里的一切都和你印象中的世界不同,你决定留在这里,直到找到母亲后再离开。

  鼠标在三个选项之间移动,陈歌思索了起来,作为玩家他比较倾向于第一个选项,但如果让他站在小布的角度去选择,他会选第二个选项,离开这个阴森恐怖的世界,小布或许可以健康成长。   沉默许久,陈歌将鼠标移动到了第三个选项上:“第一个选项是最稳妥的,第二个选项是对小布最好的,第三个选项则可能就是小布当初的选择。 ”  直到找到小布的母亲后才能离开,可是如果小布的母亲已经遇害,那小布永远都不会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她也就永远都要呆在这个小镇里。

  手指点动,陈歌按下了鼠标,他选择了第三个选项:“想要真正让小布得到救赎,那就不能在游戏里自欺欺人。 ”  在他确定选择之后,游戏存档页面多出了一个新的读档点。   原本的读档点是在现实世界小布自己家里,这个新的读档点是在画风改变后的小布家里。

  “有了这个新的读档点,我可以放心交给范聪去探索所有支线案件了。 ”  陈歌操控小布站在家属楼顶层,看着外面灰色的天空,还有被大雾笼罩的小镇。

  “这地方不知道隐藏有多少故事,想要一次性全部解决掉根本不可能。 ”陈歌心里清楚,他可以借助杀人狂来杀死杀人狂,也可以借助厉鬼来诛杀厉鬼,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很好奇,如果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当时小布是如何活到最后的?”  “陈老板,我觉得你不用想那么多,按照你自己的游戏节奏来就可以了。 ”范聪望着电脑屏幕上手持菜刀俯视整座城镇的小布,真心觉得这游戏画风已经开始改变。

  “新的读档点已经出现,后面游戏节奏会慢下来,我今晚可能没办法通关,以后这个游戏还要交给你来攻略。 ”陈歌双眼轻轻眯起,似乎心里有了什么计划。   “交给我来玩?”范聪搓了搓手,看过陈歌的操作后,他不太好意思再去玩了。   “没事,随便玩就好了,不过你一定要记住,每死一次就把死亡原因和涉及到的案件记录下来,争取这几天把这个地图所有地方全部过一遍。

”  “全部过一遍?”范聪嘴唇微微一动,小声说道:“那我要死多少次才行……这是不是太残忍了?”  “尽力而为。 ”陈歌活动着手指,眼中放出精光,他已经不满足在游戏里探索小镇了,他准备带齐所有员工然后在现实中找到这个小镇。

  游戏映射着现实,在提前预知到所有危险的情况下,陈歌决定主动出击,把这个小镇“收编”了。

  “晚上很危险,你就让小布呆在家里,白天比较安全,我们主要在白天探索。 ”陈歌操控小布跑出小区。

  白天的小镇看起来很安静,地上的血迹也全都被清理掉,根本看不出昨晚这条街上曾发生过生死追击。   “小布是在妈妈的睡衣当中发现了通往地牢的钥匙,进入地牢后就会来到一个画风和现实世界完全相反的小镇,奇怪的是每次小布在城镇里死亡后,游戏都会在小布自己的房间读档,她躺在自己床上,就好像一切都是她的梦一样。

”  陈歌思考了很久,想出了一种可能:“游戏场地和荔湾镇很像,高医生死前说过怪谈协会那扇失控的门就在荔湾镇,结合游戏里的内容,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小布在同学家的地牢里推开了门?她进入了门后的世界,她自己就是推门人!”  操控小布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走,陈歌大脑飞速运转:“假设小布就是推门人,那她在同学家的地牢里看见了什么?她推门的原因是什么?她为什么会穿着妈妈的睡衣?”  陈歌很想唤出门楠,现场咨询一下他,毕竟门楠和小布年龄最接近,两者又很可能都是推门人,身上应该会存在某种共性。   “小布能在如此恐怖的环境当中活下去,她本身肯定有问题,如果她是推门人,那就说的通了。 ”陈歌看着屏幕当中单纯可爱,但是手里却提着把锋利菜刀的女孩,心里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同情,又像是惋惜。

  “或许我明白这游戏想要表达的东西了,它应该是想告诉玩游戏的人,小布其实才是最无辜的。

”陈歌突然开口,把旁边的范聪和范大德吓了一跳,他俩思维和陈歌完全脱节,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所以现在不管陈歌说什么,两兄弟都会随声附和。

  利用白天的时间,陈歌操控小布逛遍了小镇,撞破了多起凶杀,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变态杀人狂和厉鬼,不过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发现了。   游戏里白天的时间过去的很快,陈歌在天黑之前,操控小布回到小区当中。

  灰色的天空再次变得漆黑,第二夜到来了。   外面的街道不时响起诡异的笑声和慢慢逼近的脚步声,陈歌操控小布关好房门,拿着菜刀和小布继父的尸体坐在一起:“旅馆里的红衣女鬼应该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不过不得不防,她吞食掉邻居鬼后估计要消化一阵子,等她再饿了,肯定会沿着街道一路吃过来,毕竟喂养她的杀人狂已经被杀了。

”  “那过几天岂不是很危险?”范聪有些担忧,陈歌决定把游戏交给他来玩,他不想辜负陈歌的信任。   “问题不大,旅馆里的女鬼想要消化红衣至少要一个星期,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你探索完整张地图了。 ”陈歌从座位上离开,看了一眼旁边的表,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