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是不是天下人司礼监最新章节

2019-07-09 17:25作者:admin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我是不是天下人司礼监最新章节

都是国家干部,都是替朝廷办事的,也都是有编制的单位,良臣觉得杨涟一口一个鹰犬的叫法相当不对,并且很不利于团结。

往大了说,你这是立山头,拉帮结派,破坏单位与单位之间的和谐关系,制造公务员体系的裂痕,进而使得政体效率变得缓慢,各衙门之间相互拖后腿,相互攻击,谁也不干正事,如此,朝政能清明得了么?往小了说,你杨涟是人,人厂卫也是人,你凭什么骂人家?难道仅仅凭你是科举上来的进士,人家没有寒窗苦读过,所以你觉得你读书多,就能耐了,就高贵了,就看不起人了?这肯定没道理,要这般说,在边关为国效劳,沙场征战几人还的将士们还最高贵呢,人家可是拿命在替大明朝拼,你拿命出来拼了么?书读的多,考试考的好,不意味,你就是高贵的存在。 人无有贵贱之分,区别只在于从事的岗位不同。

厂卫既是国家之设,必有存在道理,身为朝中同僚,杨涟,骂人是不对的。 负心多是读书人,仗义每多屠狗辈。 良臣没杀过猪,也没宰过狗,但不妨碍他胸中有一团火,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他要仗义执言,他说了人家是自己的朋友,你杨涟还骂人为鹰犬,那就是不给他面子。 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二叔面子。

不给二叔面子,就是不给朝廷面子。

总之,你杨涟此言就是极其严重的政治问题,必须坚决予以反驳。 歪风邪气断不可长,高高在上的臭老九思想也万万要不得。

良臣一脸正气的看着杨涟,是的,此刻不但他的脸上,他的身上,甚至他的内心,都充满了正义感。

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的确如此。

于公,良臣不喜欢杨涟他们这帮东林党人,因为东林党要搞死二叔,那是死对头;于私,厂卫将来都得叫他小千岁,那是自家人。

故而于公于私,良臣都不能让杨涟当着自己面骂这两位锦衣卫为鹰犬。

背着可以,当面绝对不行。

杨涟没想到魏良臣竟敢说出这番话,将他与鹰犬并为走狗,略显稚嫩的脸上更是正义凛然,一时倒也愣住。

反应过来,愤而怒道:“你胡说什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良臣很认真的对待这个问题,他真的想请教一下杨涟。 如果是他错了,他愿意改正。

但如果他没错,杨涟就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

这个反问让左光斗苦笑不得,一方面觉得杨涟未免不会做人,太过直性子,你就算对厂卫再不待见,也没有当面骂人家的道理,毕竟,人家也没得罪你什么。

另一方面,左光斗对魏良臣也有些意见,才中小案首,区区秀才功名,竟然就和厂卫的人勾结在一起,这气节方面,怕是有大问题。 惠世扬笑了笑,开口对良臣说道:“厂卫鹰犬早有定论,我等为朝廷命官,岂能用走狗二字形容?小兄弟,你话中有语病啊…”不待惠世扬说完,良臣就打断了他,问道:“那么,是谁定的论呢?”“这还用说吗?”惠世扬摇了摇头,果断道:“自是公议。

”良臣点了点头,却又问道:“谁的公议?”惠世扬一愣,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天下人。 ”“那我算不算天下人呢?”良臣指了指自己,“为何我不觉得是这样呢。 ”“你…”惠世扬一滞,这少年倒是牙尖嘴利的很。

良臣不去管他,看向杨涟,态度很端正的请教道:“敢问大人,厂卫是否命官?”“命官”二字,顾名思议,自是朝廷任命官员。

凡朝廷任命的官职,皆为命官,无分文武,无分高低。 杨涟沉默,因为良臣身边这两位锦衣卫的小旗,虽然只是从七品,但和他一样,都是朝廷任命的官员,并非私相授受。 因此,某种程度上说,他杨涟再是不喜欢厂卫,也不能否认一件事实,那就是他和厂卫皆是朝廷命官,乃同僚。

但这样一来,就不由落了话柄,你骂同僚为鹰犬,那人骂你为走狗,可不可以呢?果然,那少年又说了:“既是命官,何来鹰犬之说?”杨涟微哼一声:“厂卫奸逆,监听监视官员,打击正直官员,迫害无辜百姓,颠倒法条,不是鹰犬是什么?”“如果大人非认定他们是鹰犬,那么请问大人,他们又是谁的鹰犬?”“……”这回,不但是杨涟说不出话来,左光斗和惠世扬也觉说的过了。

谁的鹰犬?皇帝的呗!只是,这事能说出来么?良臣看向田刚和李维,问他们:“这位大人说你们打击正直官员,迫害无辜百姓,是这样的么?”“咳咳…”李维险些呛出来,这小案首还真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问。

他明智的闭嘴,免的沾惹事非。 须知道,眼前面这些人,可是他们骆指挥使都得掂量的主。 他一个小旗,得罪不起。 他不说,田刚却大声道:“别人我不知,田某任职以来,却秉公执法,绝无劣迹!至于这位大人所言,也甚是荒谬,我等厂卫奉圣命,察百官,于百姓向来无扰,于正直之士也向来无犯,缘何就成了奸逆小人!”“大人听到了?”良臣转头重新看向杨涟,“他说了,没有。 ”“他们说没有就没有了。 ”杨涟冷笑一声,“哪有做贼的喊自己是贼的。 ”“大人这是有偏见了。 ”良臣叹了一声,有些人,他是没办法叫醒的,因为,利益不同。 当然,田刚说的也断然不是百分百,不管哪朝哪代,哪个岗位,都会有坏人。

你要说厂卫都是好人,从来没干过杨涟说的那些事,那铁定是不存在的。 但你要说厂卫都是坏人,那也是不符合事实的。 真正的事实是,厂卫的对头就是文官,他们的出现最大的原因是因为皇帝对文官的不信任。 终明一朝,厂卫最大的职责也是反贪和情报收集。

做着官,捞着钱,偏有人在背后盯着你,要查你,厂卫自然不讨喜了。 奈何,他们没有话语权。 惠世扬一口一个天下人公议,这天下人,合起来就两个人,一是士,二是绅。 “既然这样,大人执意认为厂卫是鹰犬,那学生认为大人是走狗,应该没有问题吧,毕竟你们都是朝廷命官。

”良臣懒的再和杨涟理论,他倒不怕杨涟报复,科道清流虽然人人害怕,但好就好在他们没有实权。 所以,哪怕良臣现在将杨涟骂成狗,他也没招。 他总不能上书皇帝,说自己被个少年给骂了吧。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