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23章 被遗弃的“记忆”

2019-05-15 16:29作者:admin

    “还好吧,我一直觉得自己挺普通的。 ”结束了这个有些尴尬的话题,我开始将注意力放在这座奇怪的城市当中,这地方跟世界上已知的任何一座城市的建筑风格都不同,高低各异,造型奇特。   “在完全陌生的城市里想要找到叶冰无疑是大海捞针。 ”楚门走在街道中,不时向远处张望:“这座城市太大了,建筑又如此密集,我觉得咱们首要任务是寻找到一个制高点,先确定自己的位置,做好标记,然后再想着找人。

”  “有道理,不过我还有另外的想法。 ”翻看阴间秀场手机信箱,回想我和夏晴之、叶冰的对话,她们描述的那座孤城和我所在的地方十分相像,“这里可能就是深层梦境的边缘地带,我们最好先不要乱跑,就近查探一下四周,先清理出一个绝对安全的地带,然后再去寻找制高点。

”  梦境之中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遇见什么,小心谨慎总归是没有错的。   “也好,我听你的。 ”楚门跟在我身后,我们两个开始探索这个只存在于梦境最深处的城市。

  纵横交错的街道,光影变幻的楼阁,这是个光怪陆离的梦境城市,在黑白两色的天空之下,隐藏着所有被人类遗失抛弃的记忆。   “你有没有觉得这条路很奇怪?”我高举手机,缓缓前行,目光从路面移向两边的墙壁,这周围是那种仿日式建筑,围栏隔墙,看不到里面的院落,只能看见墙壁上一个个斑驳的阴影。   和叶冰、夏晴之描述的一样,无论朝哪个方向行走,走得越远,墙壁上的人形阴影出现的就越密集。   “这些东西是装饰吗?”楚门站在扭曲的路灯旁边,浅色灯光照耀下,一个孩童的阴影刻印在台阶上,就好像是一滩凝固在地面上的水渍。

他蹲在阴影旁边,伸手摸向黑灰色的影子,当指尖触碰到影子时,那道黑影竟如水波般荡起波纹:“我好像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  楚门沉默片刻,眼神迷离,许久才恢复过来。   “发现了什么吗?”我走到他身边,在他失神的时候,我要时刻保持警惕,防止他被未知的东西偷袭。

  “你也来试试吧,这好像水渍一般的人形阴影,似乎是一段嵌在地面里的记忆。

”楚门起身,指了指地面。

  我出于好奇也伸手触碰地上的人形阴影,这东西我在叶冰和夏晴之的电话里可不止一次听到过。   指尖轻碰,好似触摸到了冰冷的水泥路,又好似深入了一滴苦涩的泪水当中,那感觉很奇特。

  我双眼迷离,视野变换,看到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孩子,正孤零零的坐在路边,他哇哇大哭,盯着马路中央,在那里,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倒在血泊中,她的骨盆有轿车碾压的痕迹,身体已经轻微变形。

  男孩的哭声很刺耳,最后被一个赶来的老人抱走。   画面消散,我仍旧站在城市的街道之中,面前是好似水渍一般的人形阴影,这个阴影的大小,跟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孩子完全一致。   “这片人形阴影应该是一段记忆碎片。

”楚门对梦境的研究要比我专业许多,他的目光在那一个个人形阴影中徘徊:“所有被人类遗忘的、丢弃的记忆,最后都会被堆砌在深层梦境当中,若我所料不错,这些人形阴影就是那些被遗忘的记忆。 ”  人体具有自我保护功能,当刺激超过一定限度,大脑会主动将那部分记忆封存、慢慢遗忘。   就比如刚才我看到的小男孩的记忆,他还不懂事的时候,就目睹了母亲出车祸的场景,这个噩梦如果不被处理遗忘掉,就会伴随他的一生,记忆中的痛苦依靠外力是很难完全消除的。

在这个时候,男孩的大脑就自作主张,帮助他模糊了这段记忆,淡化、遗忘,最后印刻在深层梦境当中,化成这一片不起眼的人形阴影。

  站在城市当中,看着那无数的人形阴影,没有到过深层梦境,我绝对想象不出这世间竟然隐藏着这么多不堪回首、不愿被提及的记忆。

  “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人们需要这样一个地方来存放自己的痛苦。 ”走在街道上,我又接连触摸了几个不同的人形阴影,他们有的印在墙壁上,有的浸在泥土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段记忆都不相同,但唯有一点没有改变,那就是这些被遗弃的记忆大都充斥着哀伤和绝望。

  其中有一个刻在石椅中的老人影子,给我的感触最深,他是一个流浪汉,但是在这一天,却穿着整齐坐在长椅上,足足呆了一整天。

没人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没人知道,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放着一瓶无意中捡来的安.眠.药。   他坐在椅子上回想了自己的一生,而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吞下了瓶子里剩余的药.片,他无法再改变活着的面貌,那一刻他只想死的体面些。

  记忆戛然而止,看多了容易让人对自身存在产生怀疑,我咬了咬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望着街道上无数的深色阴影,心情复杂:“不知道这些阴影当中,有没有我曾经遗失的东西。

”  随着肾窍道锁打开,我知道自己曾经一定遗失过什么,这种忘记过去的感觉很不好受。   我和楚门走了上百米,终于遇到了第一栋比较高的建筑,这栋楼足有五层,造型奇异,下细上粗,如此奇葩的建筑结构估计也只有在梦境中才能看到。   “确定要进入吗?这些建筑的存在我总感觉十分蹊跷。

”楚门拦住我,站在门外:“我们还没有弄懂这些建筑代表的含义,万一它们是梦魇的巢穴怎么办?”  稀奇古怪的建筑让人摸不着头脑,从欣赏性来说,这里的每一栋楼拿到现实当中,都可以算作是艺术品,但是在梦境中,这怪诞的建筑风格只会让人觉得诡异和不安。   “找到制高点,确定自己的位置,观察整个城市的地貌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反正迟早要进入建筑内部查探的,等会小心点就行了。

”我让楚门跟在身后,举着阴间秀场手机率先进入楼房内部。   大楼内部跟我想象中有些不同,每层只有一个房间,房间的尽头就是通往第二层的楼梯。   “真要进去啊?”楚门左右看了看,出入只有一条路。

  “要不你守在外面?”  “还是一起吧,别给梦魇假冒的机会。

”一提到梦魇,我们两个心里都产生了一种急迫感,深层梦境的危险绝对在中层梦境之上,只不过我和楚门现在还未体验到那种恐怖罢了。   这栋楼一共五层,第一层和第二层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到了第三层墙壁上开始出现人形阴影,等进入第四层,密密麻麻印在墙壁、地板上的人影已经让我不敢轻易踏足,看得我和楚门头皮发麻。

  “如果这些由记忆构成的人影从墙壁中走出……”打了个寒颤,我将这个想法驱除出脑海,拽着楚门来到了第五层,这是整栋建筑最高的地方,空旷的屋子里除了人形阴影外,还立着一面镜子。   很突兀,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和楚门对视一眼,都明白镜子在梦境中代表着某种特殊的意义,所以尽量贴着墙壁,不让自己被镜子照到。

  好奇害死猫的道理我和楚门都懂,不该去碰的东西,自然要远远避开。   五楼的窗户开在西边,我和楚门很快走到了过去。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