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你难道都不恨我吗?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2019-07-09 20:10作者:admin

第六百五十六章 你难道都不恨我吗?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凶悍!暴烈!秦阳的这蓄势已久的一击,猝不及防的杀手瞬间被断绝了生机。 颈侧大动脉被划断,气管被硬生生的扯断,鲜血狂涌而出!男子杀手的枪掉落在了地面,他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眼光惊恐,他完全无法理解遭遇了如此猛烈的爆炸、全身血肉模糊甚至背后都被烧焦了、还被自己开了两枪的秦阳怎么还没死?他怎么还能发起进攻?他的身子无力地倒下,眼光中充满了不甘和悔恨!早知如此,刚才的两枪就应该冲着他的脑袋,而不是冲着他的后背!旁边,文雨妍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眼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狂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文雨妍惊喜的大叫一声,一下子扑了过去死死的搂住了秦阳。

秦阳冲着文雨妍艰难的笑笑,带着血污的脸,因为肌肉的疼痛而扭曲,显得无比的怪异和痛苦,甚至有些狰狞。 文雨妍经历了刚才如同地狱一般的绝望,在这一瞬间忍不住喜极而泣:“你真的没事吗?你别吓我…”秦阳脸色痛苦:“我没事,但是如果你再用力一点,我就真的有事了。

”文雨妍这才发现自己紧紧的抱着秦阳,是如此的用力,似乎生怕他飞走了一般。

醒悟过来的文雨妍连忙松开了秦阳,改而轻轻的抱着他,将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焦急而关切的问道:“你伤的怎么样?刚才我看着他用枪打你,你真的没事吗……哦,我这就给你叫救护车。

”秦阳艰难的笑笑:“死不了,不用担心,我师傅就在后面。

”秦阳的话刚说完,黑暗中陡然出现了两道人影,速度奇快的向着这边飞奔而来,就像黑夜里的两道魅影。 文雨妍神经一下子绷紧了,抱着秦阳戒备的转过身,目光警惕的看着走进的两条人影。

“不要怕,那是我师傅。 ”“你的师傅?”文雨妍声音中有着两分奇妙的情绪,秦阳的师傅那不就是莫羽吗?他当年不是离开了中海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从来没有听秦阳说过他回来了……莫羽从黑暗中冲了过来,停在了文雨妍的面前,脸色严肃,目光中充满了担心和焦虑。

“你伤的怎样?”秦阳苦笑,脸色艰难:“应该死不了,身上穿着防护衣,抵消了大半的冲击力,也挡住了那家伙射出的子弹,不过估计得躺一段时间了。

”秦阳身上穿着高科技的防弹衣,这防弹衣的材料非常特殊,子弹都无法打穿,而且还具备一定防火的能力,剧烈的爆炸虽然给秦阳的后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高温的伤害,甚至将他后背的一些肌肉都给烧糊了,但是那些飞射的碎片却全部被衣服给挡下来了,并没有造成致命的穿透伤。 这也是因为秦阳是修行者,他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要强悍太多,如果是普通人遭受了如此重的创伤,是绝对没有办法幸免的。 莫羽弯下腰,将秦阳抱了起来快步的冲向了后方的车子,康辉则抱起了文雨妍快步的跟了上去。 车子掉头迅速的冲向了中海,秦阳趴在后座上,因为他后背血肉模糊,根本就没有办法仰卧,哪怕就这么趴着,他也是疼痛无比。 文雨妍也受了伤,但是她的伤并不严重,她坐在秦阳的旁边,伸手紧紧的握住了秦阳的手,关切的看着秦阳,似乎担心秦阳随时都会晕过去然后再不醒来。

很快,车子抵达了医院,得到通知的医生早已经准备在了门口,车子刚到,两个人迅速的被推进了急救室。 在麻药的作用下,秦阳很干净利落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阳终于醒了过来,而醒过来的第一眼便看到了文雨妍。 头上包着绷带的文雨妍,正安静地坐在病床之前,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安静的看书,这一刻的文雨妍,身上没有了一贯女强人的强悍气势,多了几分小女人的柔弱和恬静。

文雨妍眼角的余光感受到了秦阳扭头的动作,文雨妍转过了头惊喜的看着他。 “你醒啦!”秦阳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左右,脸上露出了两份无奈的笑容:“我晕了多久?”文雨妍脸色有些憔悴,但是脸上却因为秦阳的醒来而透露出欢喜的光彩:“你已经昏迷三天了,我差点都以为你醒不过来了,真是老天保佑。 ”秦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浮现起几分虚弱的笑容:“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人吧,要死哪么容易!”文雨妍脸上流露出几分心有余悸的后怕,嗔怪的瞪了秦阳一眼:“你就贫嘴吧,医生说你后背都快被烤熟了,如果不是你拥有超强的愈合能力,你这次就死定了。 ”秦阳眼光落在文雨妍的脸上,上下的打量了一通,关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伤的重吗?”文雨妍摇摇头道:“我没事儿,就是一些擦伤和小地方的灼伤,不影响,当时绝大多数的伤害都被你挡住了。

”秦阳松了一口气,微笑着调侃道:“那就好,也没有破相,不然的话你要恨死我了。 ”文雨妍狠狠的瞪了秦阳一眼:“我恨你干什么,再说了,你为了救我,自己连命都不要了,我还能说什么,倒是你,我当时不是让你走了吗,你为什么不听劝?”秦阳脸上露出了苦笑:“那样的情况,我能走吗?”文雨妍眼光复杂:“你当时就没想过我们会一起被炸死,在那里吗?”秦阳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全部因为我而起,如果不是我,你根本就不会经历这样危险的事情,如果炸弹一定要爆炸,如果一定要炸死一个人,我希望那个人是我,而不是你,如果你一定会被炸死,我希望在最后一刻,至少我是在努力的救你,而不是在努力的逃离。 ”文雨妍目光幽幽:“明明可以只死一个人,最后却死了两个人,这样值得吗?”秦阳笑笑:“我们现在不都是好好的吗?努力过,拼命过,才有可能出现好结果,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放弃了,是绝对没有可能出现好结果的。

”稍微停顿了一下,秦阳的目光同样有些复杂:“我连累了你,差点害你死掉,你难道都不恨我吗?”。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