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第519章 杀人童谣(上)

2019-05-15 14:36作者:admin

    听到楚门的提醒,我立刻转身,映入眼帘的是叶冰完全扭曲变形的脸。   所有的伪装在这一刻都被撕破,叶冰疯了一般冲到我身后想要将我推下楼去!  康复区楼顶并没有围栏,如果我之前没有对叶冰起疑心,猝不及防之下还真有可能被她推下去,十几米的高度在梦境中足够致死。 一旦意识破碎,我将永远沉沦在噩梦之中,最终迷失自己,化为梦境的一部分。   叶冰的手按在我身上,她估计也察觉出一些端详,所以才打着寻找案件真相的幌子,想要利用这些曾经死过人的地方,将我和楚门除掉。   “死!”尖锐的女声传入耳中,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我身体只转到一半,后背就已经感觉到一股外力。

  身体前倾,早就有所准备的我想都不想甩出一张镇压符,金黄色的符箓印在叶冰身上,只是让她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符箓无效?”我就地一滚,赶紧逃离大楼边缘,和楚门并肩而站,警惕的望着“叶冰”。   偷袭失败,穿着浅色长裙的叶冰站在康复区边沿的台阶上,嘴角向两边扯动,脸上渐渐浮现出夸张的笑容:“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融合了那个女人全部的记忆,在梦境中,我知道她过去发生的所有事情,我的伪装不可能存在破绽。

可你好像第一次和我见面时,就已经认定我是个冒牌货了。

”  她依旧盯着叶冰的面容,但那种表情让人感到陌生。   “你的伪装满是破绽,说的话前后矛盾,再说如果是真的叶冰,就算我带着面具,改变了声音,她也会在第一时间将我认出。

”我摸着脸上的面具,冰冷的感觉让我很快冷静下来,已经撕破脸皮,那就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你就是叶冰梦境中的梦魇吧,我很好奇你的真身是什么?你又是怎么窃取到别人记忆的?”  “你还知道梦魇?”楼边的女人咧嘴一笑:“本以为只是进来两只小虫子,没想到是进来了两匹狼,不过这样也好,有输有赢游戏才有乐趣嘛。 ”  话音一转,她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你们要找的人不在这里,不过我们可以打个赌,如果你们能活着离开天堂口,我就告诉你们一些提示。

”  “你会这么好心?”我盯着女人,这是我第一次和真正的梦魇打交道,上一次我在梦境里遇到的是元辰神煞,相比较神煞来说,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她到底是游离的灵魂还是负面情绪记忆构成,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未知。

  “好心?呵呵。

”女人展演一笑,“或许吧,不过我的提示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在梦境之中,我还从没输过。 ”  “你刚才就已经输了一次了。 ”我语气平缓,看不出一丝惊慌,我见识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即使确定了对方梦魇的身份,我的情绪也没有产生太大起伏。

  女人冷笑一声,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反驳:“你给我的感觉非常熟悉,你一定在梦境主人的记忆里出现过,等我想起你的身份,就能找出你性格中的弱点,希望到那个时候你还能这样站在我面前说话。 ”  向后退了一步,女人半个身体倾斜到了大楼外面:“下一次见面,我会让你生死不能!”  身体后仰,假扮叶冰的女人直接向后躺下,黑发飘飞在空中,她好像一只飞舞的纸鹤从康复区楼顶坠落!  过了有几秒钟,我和楚门才走到楼边,向下张望,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   “差点就被骗了,这梦境还真是凶险。

”楚门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   “就算我没有出现,你应该也能看透,毕竟你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我淡淡一笑,不过很快就又收敛了笑容:“你有没有发现,自从那个女人离开后,梦境当中就发生了某种变化?”  “什么变化?”楚门被我一提醒,才开始观察四周,很快他也发现了问题。   梦境中的雾气更加浓重了,站在楼顶甚至看不清楚楼下的土路。

  “怎么会突然起雾?按照我对梦境的理解,一切环境都是由记忆演变的,大环境不可能突然出现变化。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颠覆了楚门之前的研究,我看他这副样子,估摸着他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根本指望不上。   “可能和那个女人有关吧,我现在有九成把握,她就是梦魇。

”手指碰了碰脸,我仍旧没有取下面具,这倒不是我不信任楚门,我只是害怕在我忽视的角落里,此时正有一双双眼睛在窥伺着我。

  “可梦魇也不可能凭空弄出大雾啊,我们刚才和那个人接触的时候已经发现,她想要杀人需要借助梦境本身才行。 ”  “我们把问题想的太简单,都低估了叶冰梦境的难度,或许眼前这大雾弥漫的孤儿院才是叶冰梦境真正的样子吧。 ”每个人的中层梦境都不相同,心思单纯之人,梦境就会相对简单,至于那些心底隐藏着巨大秘密,有过特别经历的人,他们的梦境通常会特别恐怖,而复杂、充满负面情绪的梦,也是梦魇最喜欢停留的地方。

  我远离大楼边缘,静静思索:“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梦魇,她是以叶冰的形象出现,在接触的这一段时间内,对方暴露出的能力有——读取梦境主人的记忆,伪装模仿梦境中的人,清楚知晓梦境中的险地,可以在梦中借助工具和场地杀死入梦者。 ”  我不知道下一次再见面时,梦魇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她可能会变成楚门,也有可能会变成我。   “主播,咱们下一步怎么般?”楚门挤到我身边,还不忘朝直播间里招手,刷一波存在感。

  “我们的主要目标肯定是寻找叶冰,梦魇出现其实本身就透露出一些信息,她应该见过叶冰,这么想来叶冰就算不在中层梦境里,此地应该也留有关于她的重要线索,我们再重新在孤儿院里找一遍吧。

”转身下楼,我心中隐隐感到不安,可这份不安的源头我并不清楚来自哪里。

  “梦境发生变化,很可能以前找过的地方也会出现改变。

”楚门跟在我身后:“危机和机遇同在,说不定逃离梦境的出口已经出现了。

”  “梦魇不会那么轻易让我们离开的,你别忘了这里是中层梦境,就算逃出去,外面还有浅层梦境,说不定梦魇会追着我们不放,甚至有可能跟随我们一起离开梦境,纠缠到现实里。

”我走在前面,声音从面具下传出。

  “那也没办法,在梦境中,我们处于绝对的劣势,能逃出去就不错了,还想那么多做什么?”楚门无奈一笑。

  “其实我还有个一劳永逸的方法,只要咱们能成功,这片梦境将再无威胁。

”我走出楼道,运用判眼看向远方。

  “什么方法?”楚门随口一问,也不指望我能说出什么好方法。   我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楚门:“借助梦境,咱们两个联手,杀了梦魇。 ”  “杀、杀梦魇?”楚门结巴了一句,很快眼中放出亮光:“你可真敢想啊!说吧,要我怎么配合?”  我摇了摇头,判眼穿透迷雾,捕捉到大雾之中一道道跳动的身影,侧耳倾听:“还不到时候,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保证自己能活下去。 ”  大雾弥漫的操场上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歌声,唱歌的好像是一群冤死的孩童。

  “竹笼眼,竹笼眼。

”  “笼中的小鸟。 ”  “何时能出来?”  “黎明的夜晚。 ”  “鹤与龟滑倒了。

”  “背后的人是谁呢?”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