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期刊 > 现代诗歌

梦里园田......(不断添加中)

2019-07-10 18:47作者:admin

梦里园田......(不断添加中)

  以后园田散文将以短篇形式一次发完,一篇一个中心思想。

下面把第一篇苹果花综合再发一次。       一、苹果花    立春爷老了,最近眼睛越来越差,看什么东西都模模糊糊的,还经常流泪。 他住在一个果园里,准确地说,是一个苹果园里,那里有一个草屋,草屋的不远处有一个孤坟。     又是苹果树开花的时候,立春爷走出那个用以看苹果的小屋子,坐在一棵苹果树下,先是掏出一支劣质的纸烟点上,抽了两口后,让那支点着了的纸烟慢慢燃烧,一丝青烟由他的指缝处袅袅而上!然后仰脸倒在躺椅上,看着头顶上的苹果花从青翠的树叶中钻出,几只蜜蜂嗡嗡地盘旋其间,直到纸烟燃尽,烫了他的手指。     苹果花像白色的星星,密密麻麻地簇拥在一起,忙碌的蜜蜂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仍旧“嗡嗡”地工作着,那嗡嗡的声音好像在唱一支催眠曲,反反复复的,立春爷的眼逐渐迷离起来,可并不曾睡着,他把眼像远处飘去,看到了那座孤坟。

孤坟被几棵苹果树包围着,坟上的青草已经长出来了,还很弱,像那些年营养不良的孩子。

立春爷看着、想着,虽然耳边还清清楚楚听得见蜜蜂的嗡嗡声,可他知道,自己离梦境已不远。

    那时候,就像这春天一样,立春爷正年轻,长得也英俊。 那是一个多梦的年纪。     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春天,桃花开过,苹果花开了!立春爷,对,那时候人们叫他大春,因为他年轻,长得英俊。     年轻的立春爷刚刚从乡办的高中毕业,到村里任团支部书记。

那时候大学不招生,高中毕业就上到头了!    那年春天,他到村边的一个苹果园去,那里住着一户人家,他因为发展新团员的事去找一位名叫小琴的姑娘,小琴也是他高中时的同学。

    苹果园周围有低矮的围墙,一棵棵苹果树的头顶从围墙中伸出来,花儿开得正浓!一簇簇苹果花藏在在绿叶中,抬头探脑地向外张望。 立春爷记得,他那时饶了大半圈,才到了围墙的断口处,门是用树枝编起来的那种。 四月份的太阳有时候还很毒,他记得那天太阳晒得他直冒汗。

    到了篱笆门外,还没等他张口,里面的一条狗就吠了起来!有人走了过来,刚一拉开篱笆门,那条狗就冲了出来,狂叫着向他扑来!他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左躲右闪地和狗周旋起来,一个女孩子轻轻的笑过,然后斥责小狗:“过来!”    立春爷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粉红色的方格子布鞋,抬头看去,小琴的脸像那热烈的阳光一样地灿烂。

    “你来了!”小琴一面说话,一面领着他往园内走,立春爷记得,她把他领到一棵苹果树下,拿出两个小凳子和他坐在一起,耐心地听他讲怎样填写入团申请书,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的脸,笑着,末了再让他讲解一遍,漂亮的脸蛋也由白变红。     立春爷的心跳了起来!临走时好像给她说:“听说大学要招生了,咱们得准备、准备!”    “你只给我说吗?其他同学知不知道?”    小琴低下了头,脸更红了,轻轻地说一句:“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    立春爷记得,他没有去参加那次招收工农兵学员的入学考试,小琴也没有去。 她替她的哥哥换了亲,那是第二年春天的事,那时苹果花正开!    立春爷听到消息后飞跑到苹果园,想以一个团支部书记的职务阻止这门亲事,向那些人讲换亲是违背婚姻法的,可是晚了,迎亲的人已经离去,一阵阵微风吹来,只有树上纷纷飘落的苹果花像离人的眼泪。 立春爷心灰意冷,从此他不愿看见苹果树开花。

    又过了一年,也是该苹果花开的时候,一天晚上,小琴从婆家跑了回来,摸黑跑到了立春爷家门前,“咚、咚!”几声大门响,小琴披头散发地出现在立春爷的面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立春爷二话没说,拉着她跑到了村外的苹果园外,两个人靠着围墙坐着,围墙内就是小琴的家。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小琴没有说话,靠在立春爷的膀子上低低地哭了起来!    “我有责任。

我是团支部书记,却没能阻止您这样的婚姻。 ”立春爷记得,他当时说了很多的话,记不全了,大概就是一个劲儿地向小琴作检讨。     “我要婚姻自由。

你带我走吧?”小琴哭了一会儿,看着立春爷说。     立春爷记得清清楚楚,小琴是想让他带自己私奔。   “如果被抓回来呢?”  “抓回来我也不怕。 我要到公社(乡政府)告他们,我要婚姻自由。 ”  立春爷记得,小琴当时的语气坚定极了,并且抱住他哭。

    “那畜生不是人,他害怕我不跟他过,整日里像防贼一样地防着我,赶会、看戏都不让我出去,还虐待我。

我经常被他打骂,有时连饭也不让我吃。 ”    “那你跑了你哥哥怎么办呢?你们是换亲啊!你跑了你嫂子肯定也跟你哥过不成了。 再说了,咱们就这样私奔了影响也不好啊!”  立春爷记得当时他是这样跟小琴说的,他到死也不能原谅自己,就是自己这些冷酷无情的话,把小琴送上了死路。     小琴回去了,没过多久,立春爷就听到了小琴自杀的消息。

她的婆家记恨她,甚至于不愿意让她埋在那里,哥哥就把妹妹埋在了苹果园里。

    那一年冬天,心灰意冷的立春爷当了兵,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 本来,自卫反击战中他是想死的,可是他们一个连都死了,就剩下他一个活下来了!领导给他记功,并要送他到军校学习,准备提干,可立春爷拒绝了,他要求转业回到了家乡。     再后来的事就简单了。

他从部队转业后,媒人争着给他提亲,他不愿意,再提,还是不愿意,可又说不出理由,最终,他经不住乡村风习和传宗接代的压力结了婚,生儿育女,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去年老伴去世了,立春爷说是年纪大了,干不动田里活,就买了这个苹果园,一年四季守在了这里。

    当年胳膊粗的苹果树现在已经老了,有的树枝干已经枯萎,结不了几个果子了,立春爷就压栽一些小苹果树细心地伺弄。

有人提议把那座孤坟让小琴的哥哥移出去,说她是个屈死鬼,不吉利。 立春爷直晃头说:“死到外面的闺女怎能进老坟呢?这不是难为他吗?”立春爷的心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杀了我自己。 我杀了我自己就是为了这一天,我知道你会来陪伴我。

”    小琴来了,还是青春靓丽的样子,带着笑。     “你知道吗?在学校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我不会记恨你,我不会怨你不带我一起走,这都是我的命。

你何苦想要死在战场上呢?”小琴说。

    “可我辜负了你,我想死。

你知道,我也是很爱你的!你死了我不想独活。

”立春爷说,“你在我心里装了一辈子,怎么这个时候才来见我,以前从不来看我?”    立春爷说着想去拉小琴,只见小琴一阵风似的飘散了!    太阳从苹果树的叶子里洒下点点白光,蜜蜂还在头顶上“嗡嗡”地哼哼着,苹果花在微风的吹拂下撒了立春爷一身,他把衣服折了折,,抱着一些苹果花的花瓣,撒在了那座孤坟上。

    。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